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天暖了,纽约人开始不戴口罩,不怕肺炎?“摘口罩指南”出台了吗

浅夏来临,纽约一连几天好天气。

抵挡不住窗外阳光的诱惑,我也戴上口罩、帽子,穿上运动鞋,走向家对面的公园。那家公园建在一个海湾旁,除了有多个运动场外,还有供民众健走的小径和湿地,让那里鸟语花香。

一路好心情地走到公园,发现诺大的公园里人并不多,心中窃喜。但很快发现问题来了,公园里依旧有些人不带口罩,这让我有些心发慌。

我不知这些至今不肯戴口罩的人心里怎么想?难道也像川大爷那样,要在众人面前保持“勇敢”的英雄形象?还是觉得这公园是自家的,根本不用戴口罩?

正在“愤恨”中胡思乱想时,我已走到了该拐入海湾的坡道入口处,却发现对面来了一对白人爷爷和奶奶,没戴口罩的奶奶在前,戴着口罩的爷爷推着婴儿车在后,俩人还间隔了一段距离。

见状我赶紧止步,心里慌忙地计算起我能否在和不戴口罩的奶奶保持6英尺安全距离下冲到海边?

发现没可能时,我赶紧退入小径旁的一片草地中,那里的蒲公英正在风中摇曳。我假装赏花,同时眼睛瞄着那对爷爷奶奶。

老两口走得很慢,悠哉游哉的。大太阳下我就尴尬地蹲在草地上坚持着。直到6英尺安全距离来到时,我才快速冲下坡道跑到沙滩上。

在海边观完海,也看够了沙滩上根本不需要保持社交距离的小螃蟹在一片片洞洞里忙进忙出后,感觉自己已变得神清气爽,开始往回走。

走到离家不远的一处便道时,又突然发现不远处驶来一辆单车,车上的帅哥短衣短裤,但遮面的花巾却挂在脖子上。见状,我又紧张地计算起两人相遇时是否有6英尺距离。

目测发现便道的宽度还不足6英尺时,我赶紧转身下到马路上。单车上的帅哥似乎也看出了我的为难,赶紧将颈上的花巾拉起遮住嘴鼻。

很快单车驶到了我身边,帅哥扬手冲我喊了声Hi,然后按着车铃一路骑下去。我也赶紧摇手说Hi,但我戴着口罩且又距离远,估计帅哥根本没听到,当时感觉好尴尬!

过了马路,走下家门前那座桥的最后一个台阶时,一位行人的脚也踏上了那个台阶,猝不及防中俩人已无可能保持安全距离,好在来者戴着口罩,我松了口气。

唉,平日大家见面打招呼说声Hi,随意简单又传达着温情。但疫情却让自己变得好像老鼠般躲躲闪闪,好尴尬呀。

回到了家,看到卫生部部长阿扎尔正接受CNN的采访,当被问到美国一些州开放后民众在酒吧内拥挤,根本没有安全社交距离时,他回答说这是美国人“自由的一部分”。

What?明明是一群人不负责,却用如此借口来遮挡,真是得了特朗普的真传呀!我感觉自己更尴尬了…

社会重启,经济重开,已根本顾不上美国这几天又恢复了每天暴增2.5万新增确诊的态势。我们该何去何从?

想了想,还是健康最重要!没了健康,即使有了自由,哪又管球用?总不能到了阴间地府也和人家炫耀我有自由吧?

所以,就算让自己尴尬到心乱如麻,也要戴口罩,继续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瞧纽约,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