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震惊,人贩子坐在边境墙头往美国扔孩子!边境那些孩子,有人永远留在了路上

拜登上任以来,在美国南部与墨西哥交界处被发现的移民数量大幅增加。他们当中有越来越多的无人陪伴的儿童和青少年。

两个幼儿从4米高墙被扔进美国

当地时间3月31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公布了一段令人震惊的监控录像,美墨边境的人贩子坐在边境墙上,将两个孩子扔到美国境内就逃,完全不管孩子死活。

该录像由埃尔帕索(El Paso)首席巡逻官格洛丽亚·查韦斯(Gloria Chavez)发布,视频显示,3月30日,借着夜色的掩护,两名人贩子,一个坐在新墨西哥州圣特雷莎附近的边境墙上,一个在下面递送,依次将两个幼儿扔下了14英尺(约4米)高的围墙。

视频中第一个孩子掉下来时,直接脸向下摔到地面上,过了很久才蹒跚的爬起来,但人贩子完全没有任何关心,很快又将第二个孩子从墙头扔了下来,这个孩子直接摔坐在地上,也懵了很久。不过两个孩子最后都慢慢地站了起来,看似没有大碍。

之后,人贩子将一个孩子的未知物品扔过来后,跳回了墨西哥境内,和同伙一起离开。

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她们是姐妹,来自厄瓜多尔,其中较大的5岁左右,妹妹还在蹒跚学步。她们被抛弃的地方离“最近的住所有几英里远”,如果没人发现,毫无生存能力的幼儿们很可能会直接死在这恶劣的沙漠环境中。

幸运的是美方边境巡逻人员在通过监控发现了她们,赶来将她们救走并送往一个边境巡逻站接受了医疗评估。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发布声明称,两个孩子都“体检合格”,目前她们留在边境巡逻队的临时拘留所内,等待卫生和公共服务处的安置。

我的外祖父他叫马可

3月23日晚,在一片漆黑的德克萨斯州格兰德河谷的一条土路上,边境巡逻人员发现了一群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其中一个是9岁的约塞尔(Yossell),另一个是他10岁的朋友约瑟夫(Joseph)。

他们从洪都拉斯出发,路上与其他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一起组成了这个大家庭,旅行了两个多月终于进入美国,现在只感到害怕和饥饿。

约塞尔的母亲在他出发时,在他的粉红色帽子的底下,写上了他祖父的电话号码。只要有人来到他身边询问时,他就会从书包里拿出帽子,指出了上面的号码重复道,“我的外祖父,他叫马可(Marco)”。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将帽子放回书包。

约塞尔的外祖父马可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与仍留在洪都拉斯的母亲一直保持着联系。马可说,约瑟尔是自己来的,因为他们听说美国当局正在驱逐家庭,而不驱逐孩子。

约塞尔的朋友约瑟夫则将号码缝在了裤子上,他的亲人在佛罗里达。

但他们首先将被送往边境收容所拘留。

我想念妈妈

“你害怕了吗?”
“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想念妈妈,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她。”

10岁的贾斯汀(Justin)与另外10个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坐在停车场。边境巡逻队将他们与另外75名非法移民隔离开来,他们趁着夜色进入了德克萨斯州的罗曼纳市(ROMA)。

贾斯汀说,他独自一人从洪都拉斯出发,没有家人陪同,不过后来在旅行中遇见的三个朋友便结伴而行,但其中一个在偷渡边界河前离队了。

贾斯汀的口袋里装着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他父亲的电话号码,他父亲住在美国东海岸。他可以不加思索地背出这串号码。但当记者问他有多久没见到爸爸了时,他回答“我不记得他了。”

他无法让还在洪都拉斯的妈妈知道自己现在怎么样了,他说“我有电话,但只能在Wi-Fi上使用。”

他说父亲告诉他很快就要来了,但他首先将被关进收容所。

我妈妈告诉我她想见我

11岁的凯纳(Keiner)自4岁起就再也没有见过住在佛罗里达的母亲。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从洪都拉斯来到美国,他说:“妈妈告诉我她想见我。”

凯纳说,出发前一天他还在和朋友一起玩耍,然后姨妈突然过来告诉他,“你明天要去美国。” 他想了一下说:“和谁在一起?” 姨妈回答道:“和你舅舅一起。” 他答应了一声就接着去玩了。

对于一个孩子,凯纳也许根本想象不到他未来将面临什么样的艰苦。

他的舅舅何塞·大卫(JoséDavid)只有17岁,也是未成年人。他说:“我年龄更大,可以承受更多,但我还是带了药和水,凯纳一路上发烧了三次。”

他们带的钱到墨西哥蒙特雷(Monterrey)就花光了,之后就只能靠讨饭。在乘筏偷渡格兰德河时,他们也没有钱给控制该地区的贩毒组织卡特尔做“买路费”。何塞向贩毒组织求情,幸运的获得了他们的通融,他说“那群人指着凯纳说,是为他而帮忙的,不是为我。感谢上帝,无论怎么样他们帮助了我们。”

我十年没见妈妈了

16岁的富兰克林(Franklin)说,这次美国之行最糟糕的事情是乘坐货运火车,这种车也叫“顺风火车”,在非法移民口中被称为“La Bestia”,即“怪兽”的意思。多年来,中美洲移民通过爬这种货运火车越境入美。但这种方式也非常危险,墨西哥近年来为防止偷渡,不断的将火车提速。

富兰克林说:“我为我的兄弟感到非常抱歉。”

14岁的弟弟把头枕在他的膝盖上,听他向记者倾诉这些事情。自从他们还是孩子以来,兄弟俩就一起生活。

富兰克林说:“我们独自生活,我要负责照顾我的弟弟。母亲会从美国寄钱,我们非常想念她。当我们与她聊天时,她总会看着我们哭泣,这让人很难过。”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十年,直到有一天妈妈告诉富兰克林,做好准备,他们要出发了。兄弟俩听从了母亲的话,准备好一切,第二天就离开了家。

现在,他们的这些随身物品都边境人员被放在一个塑料袋中,上面印有国土安全部的徽标和标记有富兰克林的名字,他们正等待着去跟母亲团聚的时刻。

我最想见的就是爸爸

17岁的乔尔(Joel)根本不记得父亲的样子,他说见到他是自己的梦想。

乔尔4岁时,他的父亲离开了洪都拉斯,“他一直与我联系,我们总是会哭,希望我们能团聚。”

乔尔的所有兄弟姐妹现在都已经在美国境内,他是最后一个告别还住在洪都拉斯的母亲的孩子。

他背着半加仑的水,说那是他当时最重要的财产。

一路上,他遇到了其他孤独的少年。乔尔说:“我们建立了友谊,互相帮助。这真是艰难”。

乔尔进入美国后被关在了拘留所内,他现在每天都睡不着,他说在庇护所的地板或垫子上只能睡两个小时或者只有一个小时。由于睡眠不足,他们会生病,并且会感到背部或颈部疼痛。而所有人都挤在一起。

还有些孩子永远留在了路上

上周五(3月26日)证实,一名9岁女孩在试图越过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Rio Grande)时,发生意外溺水丧生。这是第一例被报道的在西南边境非法移民潮中儿童死亡案件。

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发布了这一死亡事件,当时边境巡逻人员发现了昏迷的母子三人,并进行了紧急心肺复苏。母亲和3岁的男孩在抢救下恢复意识,这名女孩被送往德克萨斯州的紧急医疗服务部门,后来“被宣告死亡”。

获救的母亲是危地马拉公民,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墨西哥公民。

非法移民拘留所内情况恶劣

当地时间3月30日,拜登政府终于批准部分媒体人员30日终于获准参观得克萨斯州的一处边境拘留设施。

据美联社记者报道,目前该拘留设施拘留了超过4100名移民,其中无人陪伴的儿童多达3200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该拘留设施原本应容纳不超过250名移民,拘留设施人员数量高达允许负荷的16倍。拘留设施用塑料板隔断,每个隔断间要容纳32名儿童,非常拥挤,而整个房间则容纳了超过600名儿童。

这些儿童挤在一起,卫生条件十分糟糕,疫情期间的保持社交距离规定更是无法执行。仅记者探访当日就有50名儿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而此前从该设施转移到其他收容设施的儿童中,有14%检测呈阳性。

除了人满为患,美墨边境的拘留设施条件也相当简陋。报道称,由于没有床和被子,这些小移民只能睡在铺在地上的健身垫上面,盖上一个小毯子或者一张锡箔纸抵御寒冷。

此外,报道称,该拘留设施中有2000名移民拘留时间已经超过了规定的3天,有39名儿童甚至已经在这里待了半个多月。

虽然现在家庭和单身成年人又被美国当局驱逐出境,但无人陪伴的儿童却会被留下,这导致了美国边境一波又一波的儿童越境潮。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政府在美墨边境收容和拘留的无人陪伴儿童已达1.8万人。

不管拜登政府是否承认,一场人道主义灾难正在美国的边境上发生。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