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全美超67万人感染,而川普女婿却在倒卖物资?防疫搞不定,赚钱第一名

在流水的特朗普团队中,库什纳就是铁打的存在,而且他的影响力几乎一直在加码。

当确诊病例超过60万例,美国疫情防控难再出现奇迹。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回顾审视,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在这场致命疫情蔓延的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4月4日《华盛顿邮报》发出万字长文,揭秘特朗普为何会“输给”病毒;4月11日,《纽约时报》发表长篇报道,探讨特朗普战疫失败的背后。

“应对迟缓”“过度自信”等字眼频频出现的同时,媒体还不约而同将特朗普应对不力的矛头指向了他背后的高级顾问——驸马爷库什纳。


特朗普政府主管抗疫的两员大将,彭斯(右)和库什纳

报道指出,在疫情期间,很多专家都能提供非常细致且有效的建议,比如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博士等,但特朗普往往向那些“没有资历、经验或缺乏明显洞察力”的人寻求建议,而库什纳就是其中之一。

在任命副总统彭斯作为战疫总指挥后,特朗普又钦点了库什纳作为钦差,组成了另一支防疫小分队,主要负责采购和分配物资。

岂料一直被认为无比靠谱的女婿,在疫情面前却频频翻车:口无遮拦怼州长、拍卖防疫物资、阻碍医疗进程等一系列操作,不仅被质疑大发国难财,也将自己贪婪无度的商人本质暴露无遗。

抗疫翻车

作为特朗普的乘龙快婿,库什纳这次算是得到了个“肥差”。

彭斯在前方抗疫不力被吐槽的时候,库什纳则在背后接管了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全盘掌控着联邦层面的物资采购、运输和调配。

手里有“粮”心不慌。

4月2日,库什纳在疫情简报会上首次露面。面对各州州长抱怨医疗物资紧缺却没从联邦政府获得支持,他却玩起了文字游戏:

“各州不应该向联邦储备委员会寻求帮助,联邦储备的概念是——这是“我们”(意指联邦的)的储备,而不是供给“他们”(各州)用的储备。”

一句话惹恼了纳税人。许多人在问“我们的”“他们的”是什么意思?联邦储备不是纳税人掏的钱吗?愤怒的网友直接在推特上挂出了“送库什纳进监狱”的话题。

几天后,特朗普出来维护女婿了。在被记者问到“联邦储备是我们的”是什么意思,他直接跟记者争吵了起来,说“我们的”就是指国家,你这么问就是别有用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为了筹措医疗物资,库什纳牵头启动了一项名为“空中桥梁”(Project Airbridge)的计划,即通过FEMA来号召联邦、州、地方政府和私营企业之间合作,动用各自的关系网,从全世界统一采购物资。

国有难,谁也不敢怠慢。

很快,满载从国外筹集到的物资的飞机一架架运抵美国。然而,后面的剧情就不按常理出牌了。

这些动用国家的外交、航空资源,以及大笔采购费才从全世界买来的物资,一落地就被转手卖给了5家美国私人企业。

这些企业将一半物资拿出来卖给疾控中心指定的疫情严重地区,剩下的一半,他们想出的分配办法就是——竞拍模式,价高者得。

本来就急等着物资解燃眉之急的各州州长直接急了:

伊利诺伊州长普里茨克接受采访时说:“就像拍卖会那样,你必须跟其它50个其它州一起竞拍,才有可能从这些公司手里买到救灾物资。”

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州长科莫也不停地吐槽:买呼吸机的时候,“就像和其他50个州一起上eBay一样……”


科莫

不仅没帮上忙,库什纳还不断给抗疫添乱。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库什纳的团队时不时冒出各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不是想让谷歌建网站引导疑似者去检测点,就是让甲骨文利用软件监控未经证实的抗疟疾药物对抗新冠肺炎的效果。

这让公共卫生部官员、疾控中心主任、医学专家福奇博士等,不得不从紧张的防疫任务中抽离出来,配合白宫的各种要求。


福奇博士

库什纳一系列忙中添乱的操作备受质疑。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批评他是“靠裙带关系上位”,民主党人则质疑这是“以权谋私”。

眼见质疑声四起,特朗普也不得不作出表态。4月13日举行的白宫疫情简报会上,特朗普宣布,不会让女儿女婿加入他召集的指导美国经济重启的白宫委员会。

野心勃勃

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低调谦逊的库什纳,其实是个十足的狠角色。

《纽约客》曾引用库什纳好友对他的描述:“库什纳有一点像变色龙……他真的很迷人,是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却可以像世故的老年人一样行动和说话。

而这种“世故”无疑遗传自家族基因。

库什纳的祖父母在二战期间受到纳粹的迫害,经过千辛万苦来到美国的新泽西定居。凭借聪明和努力,库什纳家族很快成为新泽西地产界富豪。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库什纳的父亲查理·库什纳就坐拥22000套公寓,身家超过10亿美元。


库什纳和父亲

老库什纳在商场打拼的时候,从来不吝啬往政治圈投钱。2000年戈尔竞选美国总统,在募资的过程中,还特别到访库什纳家族;克林顿和希拉里也将库什纳家族看作金主。


老库什纳(右一)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左二)

老库什纳的慷慨捐赠助他获得了更多政府建筑项目,却也给他埋了一颗雷。

2004年,捐了一大笔款的老库什纳本以为可以拿下纽约世贸中心的重建项目,结果后院起火,他的弟弟妹妹检举他挪用公司的大量财产进行不正当的贿选。

家族遭遇灭顶之灾、父亲身陷囹圄的时候,还在哈佛读书的库什纳果断扛起了重担。

他一边打理家族事务,一边策划把公司从新泽西搬到纽约。在大刀阔斧买下位于曼哈顿的666大厦后,库什纳家族正式进军纽约。

在地产圈、政治圈混得风生水起,库什纳又看重了传媒领域能够影响舆论的优势。

他先是斥资1000万美元买下《纽约观察者报》,继而又入股全球知名图片社交平台Instagram,由此也获得了能够跟默多克这样的老一辈媒体大亨、商业大佬接触的机会。


库什纳与伊万卡的结合也是默多克前妻邓文迪(中)牵的线。

一路下来,库什纳的投资能力可能并不被所有行业人士认可,但从他收购报纸和入股社交网络来看,是具有政治企图和野心的。

2016年,在岳父大人竞选总统期间,库什纳积累的资源全部派上用场。

他通过Instagram与科技界搭上关系,帮特朗普办起了网络筹款系统;利用自己的报纸以及和默多克的关系,帮特朗普找到了能替他说话的媒体;特朗普“大嘴巴”得罪了犹太人,也是身为犹太人的库什纳出面善后……

为了支持岳父大人,库什纳背叛了自己多年支持民主党的家族,而且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尽心尽力,立下汗马功劳,让一直对这个女婿并不看好的特朗普刮目相看。

在获得共和党总统提名时,特朗普除了感谢竞选团队成员之外,特别指名道姓感谢的,就是库什纳一个人。

权力膨胀

竞选期间处于幕后操盘手的库什纳,在特朗普胜选后开始逐渐走向前台。

2017年初,特朗普宣誓就职总统,年仅36岁的库什纳紧接着被任命为总统高级顾问,直接为总统出谋划策。

走马上任的最初几个月,年轻气盛的库什纳也犯下了一些稍显稚嫩的错误:

比如,他与俄罗斯银行家过密的关系引发“通俄”猜测,家族地产生意与外国政府关系暧昧也引起争议;他支持特朗普开除FBI局长詹姆斯·科米,直接导致对方倒戈,提供大量证据反攻特朗普;他的安全许可被曝出过期,总统甚至给官员施压,强制批准通过……


库什纳家族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左一)交往甚密,据称内塔尼亚胡在美留学期间就曾借住在库什纳家。

尽管库什纳被批评各种越权干涉,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却在背后指手画脚,甚至被称为“史上白宫最糟糕的政治顾问”,但依然不妨碍他是特朗普最信赖的人之一。

特朗普就职三年多来,几乎所有重大项目都有库什纳的参与。

从“中东和平计划”到建立边界墙,从改革刑事司法制度到参与斡旋美国与中国、与墨西哥的外交关系,甚至特朗普2020年连任竞选活动的监督筹款、战略制定和广告宣传,也由库什纳全权负责。


据美媒称,库什纳与年纪相仿的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右)关系很铁。

被库什纳任命为特朗普竞选活动经理的布拉德·帕斯卡尔说,在白宫内外,都没有人比库什纳更具影响力,“他的地位仅次于特朗普”

伊万卡也曾对《时代》周刊表示,“总统倾向于把最重要的项目安排给库什纳负责”,而她的责任范围更倾向于一些女性话题领域。

甚至还有传言说,特朗普团队里有个潜规则,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库什纳,因为下场会很惨。

特朗普胜选后,时任新泽西州州长的克里斯蒂本是其副手的第一人选,但最终彭斯得到了这个位置。有报道称,正是库什纳促成了这一决定,因为在2004年,老库什纳被送入监狱就是由时任新泽西州总检察长的克里斯蒂指控造成的。


克里斯蒂(右)曾被认为是副总统的人选。

2017年8月18日,特朗普竞选团队首席执行官斯蒂芬·班农辞去白宫首席战略师职务。而他得罪的人之一,就是特朗普的“第一女婿”库什纳。据媒体报道称,两人在白宫经常意见不一,立场相左。


斯蒂芬·班农

2018年3月,白宫大管家约翰·凯利宣布辞职。凯利曾试图降低库什纳和伊万卡的影响力,坚持夫妇二人必须经由他才能预约面见总统,以加强纪律性。半年后,《赫芬顿邮报》发消息称,特朗普正在考虑让库什纳填补这个空缺。不过,最终因为争议颇大,52岁的北卡罗来纳州联邦众议员马克·梅多斯获得了这个职位。


约翰·凯利

在《纽约时报》看来,在流水的特朗普团队中,库什纳就是铁打的存在,而且他的影响力几乎一直在加码。

有媒体甚至将库什纳比作“年轻的特朗普”,认为他们极度相似:两人都是野心勃勃的富家子弟,将自己继承的房地产帝国发展壮大,继而带着一贯的商人思维步入政坛。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在疫情面前,这位膨胀的驸马爷如果继续任性放肆的话,栽跟头是不可避免的。

微信里 扫一扫
全美超67万人感染,而川普女婿却在倒卖物资?防疫搞不定,赚钱第一名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金台环环,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