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养老院“夕阳”悲歌! 华人爆料有方舱不用 “把人送过来死”

养老院是新冠疫情最惨痛的重灾区,至今纽约州已有数千名养老院年长者死于新冠。

业界人士指出,3月份政府下令养老院不能拒收新冠病人,医院把康复中的病人送到养老院,导致病毒如野火燃烧般蔓延,大型养老院情况最严重,

一间养老院有上百人死亡,整个业界都震惊了,形容医院“把病人送过来死”。

养老院“夕阳”悲歌! 华人爆料有方舱不用 “把人送过来死”

养老院接受新冠病人导致大量感染

布碌仑宾臣墟康复中心业务发展副总裁赖栎元认为,州政府让医院把康复中的新冠病人送到养老院是最大的决策失误。

当时,很多养老院还没准备好接收这类病人,面临着员工短缺、无隔离空间、缺乏防护用品、无防范措施,直接导致了养老院感染人数迅速飙升。

从医院转来的新冠病人,有些是原先住养老院,后来感染新冠病毒送去医院,治好了又送回来。

还有部分人是从家里送去医院,出院时还需吸氧等康复治疗,或担心家人被感染而没送回家,所以送到养老院来。

赖栎元说,“3月25日州长下了一个命令,规定养老院一定要接收新冠病人,这些病人过来后,养老院才出现大量感染,之前并没有很多感染。”

一间养老院上百人死亡

死亡率最惊人的多是200个床位以上的规模较大的养老院,有的养老院有300,甚至500个床位,死亡人数更多,有的养老院死了上百人。

赖栎元指出,养老院死亡率高有几个原因,最主要是这个人群大多70岁以上,有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他们本来就很脆弱。

另一个原因是,养老院是个封闭的环境,住客每天有团体活动,与物理治疗师互动,看电影、做手工,很容易交叉感染,有一个感染,很快就传给其他人。

病毒从外面被携带进养老院

他说,刚开始政府没规划好,不知道病毒这么严重,没给养老院下指令,很多家属来探访,医生和护士在外面有接触,例如他们坐地铁来上班,可能感染了病毒,把病毒带进来。

那时候政府还没禁止外人探访,也没规定访客要测体温,整个行业都处于混乱中,病毒已悄悄进入了养老院,直到爆发时,整个行业都震惊了。

医院为了腾出病床,也将康复中的病人送走。“有些养老院一直收新冠病人,最早收新冠病人的,死亡率最高,

因为它们当时还没准备好,医院没床位,养老院就帮医院接收病人,你照顾不了病人他们就死了,也不能怪养老院,”赖栎元说。

养老院缺乏隔离区和人手

养老院认为,政府应该把康复中的病人送到贾维兹中心的方舱医院,或海军医疗舰,这些方舱医院没有好好利用。

赖栎元说,刚开始养老院买不到PPE,员工一听说有新冠就不想来上班,也有的人有咳嗽之类的症状就以为自己感染了,

不敢上班感染别人,厨师、护士、护工都请假,大约30%到40%请假,这就形成恶性循环,没人手照顾不了病人。

养老院通常都达到80%到90%的容量,缺乏空间来隔离新冠病人。赖栎元指出,大型养老院死亡率更高,主要原因是空间有限,

“你把几百人放到一栋楼里,同一个医生看完新冠病人再去看非新冠病人,医生、护士、治疗师从隔离区走去非隔离区,就很容易传染,控制不了。大家都说医院把新冠病人送来,是把他们送过来死。”

政府和养老院互相推卸责任

州长葛谟多次在记者会上解释说,州卫生厅有规定,养老院必须给病人提供适当的服务,包括把新冠患者隔离,

如果不能做到,就必须把病人转移到其他医疗机构,或告知卫生厅,由卫生厅将病人转移,但前提是养老院要首先提出来。如果把病人送走,养老院就收不到医疗费。

赖栎元说,最初政府一定要养老院接收新冠病人,后来很多人死去,政府才改口,“刚开始没给我们回旋余地,送过来我们就要接受,现在把责任推卸给我们。”

抗疫初始全国都盯着医院,政府也专注于提高医院病床容量,养老院行业认为政府把大批资源都送去了医院,却忽略了养老院也紧缺PPE。

葛谟辩解称,养老院是私营机构,它们拿了钱就必须做好分内工作,包括自己购买PPE。

赖栎元指出,纽约大部分医院也是私立,也拿政府医疗保险白卡、红蓝卡,“很多人怪养老院,说养老院死亡率高,最大死亡率是在医院,

但医院拿了所有的资源过去,养老院员工都很辛苦地工作,我们与医院没什么两样,但政府没给我们合理的支持。”

养老院死亡大于上报数据

到了5月份,医院死亡率已大大下降,但养老院情况还很糟,5月15日纽约州有157名新冠病人去世,其中就有52人来自养老院。

赖栎元指出,事实上养老院死亡人数比报上去的还要多,有些使用微妙的计算方法,少报死亡人数,据说有一家死了上百人,只报9人。

另外,养老院住客送去医院后死亡,或医院送来的病人在养老院死亡,究竟该怎么统计?除非政府明确给出一套统计方法,否则谁都不知道养老院到底死了多少人。

宾臣墟康复中心约有100名华人住客,占总数一半。州政府官网5月16日显示该中心有8人确认死于新冠,另有27个疑似死亡病例。

赖栎元表示,该中心3月25日之前送走了几十个病人,宁可少赚钱,腾出一个区域做隔离区,工作人员也分两批,一批只照顾新冠病人。

刚开始养老院所有人都没戴口罩、手套、防护衣,现在学会了,都穿防护衣,防护做得很好。

每周检测两次是“愚蠢”做法

直到5月10日,纽约州才改变政策,禁止医院将康复中的新冠病人送去养老院,同时要求养老院员工每周必须做两次病毒检测。

赖栎元认为,每周检测两次是愚蠢的做法,“一次检测需要4天才出结果,结果还没出来就要做第二次检测,一次花费100元,政府没提供检测费,这笔钱也是我们付,将来要从白卡和红蓝卡抽出。”

现在养老院承担着骂名和压力,赖栎元说,“我们都尽力了,每个工作人员都冒着风险上班,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希望公众多一点包容,多一点支持。”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瞧纽约,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