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再见,金庸 可知两年前的同一天她已离去

金庸先生去世了,享年94岁。他的离去,也是一代传奇的谢幕,这几天接连传来名人过世的消息,令人感慨,好好活着就是富有。

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1924年,金庸出生在浙江海宁的一个书香世家。

海宁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间创造了“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科举神话。进入近现代,査家还出现过实业家査济民,教育家査良钊,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诗人查良铮(穆旦)。

从《书剑恩仇录》开始,金庸的新派武侠横空出世于20世纪50年代,他的文字非常优美,“哪个章节独立起来都像是一篇优美的散文”;而小说里的地理范围,大大开拓了香港人的阅读空间和想象边界。这对当时的香港来说, “非常新鲜”,又“特别吸引人”。

金庸

在1949年前后的香港,社会和文化都在剧烈变迁中,大批商人、文化人、政治家和他们的财富一起涌入香港,改变了香港的人口结构、生活方式和文化趣味。金庸的小说既吸收了中西文学的艺术经验和叙事技巧,又继承了古典章回小说的形式,间有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和典章文物、历史名人、内地风光,大大慰藉了香港移民 “北望神州” 的文化乡愁。

在金庸的小说里,坏人得恶报、好人得福报的是非分明世界,无疑为读者提供了心灵慰藉。一方面,江湖的丛林法则符合中国人强者为尊的认知,另一方面,每一个怯懦无助、毫无安全感的人,实际上又都在幻想着侠义的扶危济困,这种心理使得使武侠小说源远流长。当然不同于现在流行的网络“意淫”小说,金庸笔下的英雄不单血肉更加丰满,也有着他们气短的时刻,才使人读完之后更加爱不释卷。

1959年,35岁的金庸创办《明报》,便是看不惯《大公报》所报道的“虚假事实”。他说:

“我办《明报》的时候,就是希望能够主持公正,把事实真相告诉给读者。”

他的社评文章,高峰期每日一篇,他的武侠小说,几乎也是以日更的节奏推进,数十年间无间断。

一手写武侠,一手写社评,奠定此生基业,30年时间,金庸将《明报》塑造成香港极具影响力的报纸。

1972年,金庸封笔;1989年,《明报》创刊三十周年的日子,金庸卸任社长职务;90年代,金庸将《明报》集团卖给商人,退出商界;2007年,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职务。

金庸笔下不单有解人危难的侠义,更有缠绵徘侧的儿女情长。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而这些儿女情长里也有着金庸自己的影子。

倪匡在一次访谈里说,在金庸的那些角色里,爱情方面最像金庸自己的,应该就是段誉了。段誉与王语嫣之恋,男方在用情方面极为“不正”,而女方又转变太快、操之过急。这段爱情,堪称是金庸小说中写得最不成功的爱情了,但也看出金庸的“关心则乱”。金庸一生有过两段没有善终的婚姻,但传闻中金庸最爱的还是影星夏梦。

二、传奇女星 香港公认的西施

夏梦1933年2月16日出生于上海的一个文艺家庭,原名杨濛。1947年,夏梦随家人迁居香港,就读于玛利诺女书院,还和父母一样热衷戏剧表演,尤爱莎士比亚,取“仲夏夜之梦”,又因夏天加入长城电影,可以圆梦,遂艺名夏梦。

金庸曾说:“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长得像夏梦才名不虚传。”还说:“生活中的夏梦真美,其艳光照得我为之目眩;银幕上的夏梦更美,明星的风采观之就使我加快心跳,魂儿为之勾去。”

为了接近夏梦,金庸很是痴情。那时他已是名满香江的大才子,却委屈自己加盟长城影片公司做编剧,为能天天见到同一公司的夏梦。而他为夏梦量身打造的剧本也让夏梦名声大噪。夏梦也很欣赏他的才华,无奈夏梦与金庸相识时已与商人林葆诚订婚。夏梦对金庸保持着一份尊重。

越是这样,金庸对夏梦越是迷恋,一起工作时,见到夏梦一个微笑都会开心不已。可惜双方的关系早已不可更改。一次,金庸把埋在心中的情感告诉了夏梦。夏梦只说:“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

台湾已故女作家三毛说过:“金庸小说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其写出了一个人类至今仍捉摸不透的、既可让人上天堂又可让人下地狱的‘情’字。而不了解金庸与夏梦的这一段情,就不会读懂他在小说中‘情缘’的描写。”

夏梦女士已在2016年10月30日故去,如今金庸先生也随之而去。在江湖的梦里,世间始终你好。

微信里 扫一扫
再见,金庸 可知两年前的同一天她已离去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