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突发! 刚刚,美国开始降半旗敲丧钟……

总统拜登周四发表声明,要求白宫降半旗,纪念在新冠疫情中失去的一百万生命。

拜登在声明中表示:“晚餐桌前有一百万空椅子。每一个损失都是不可替代的。每个人身后都遗下了一个家庭、一个社区和一个因为新冠永远改变了的国家……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决不能对这样伤痛麻木。要治愈,就必须铭记。我们必须保持对疫情的警醒,并尽全力拯救尽可能多的生命。”

根据拜登的要求,白宫和联邦建筑将从周四起至周一日落期间降半旗。

第六波疫情高峰开始后,我们好像身处于盲盒之中,每个人都在担忧:什么时候会被感染?感染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症状?症状什么时候会恢复?感染后有多久的免疫期不会再次感染?

因为我们对新冠病毒仍知之甚少,故而这接二连三的问题无人可答,一切都还是未知的谜题。

最近,又一个罕见病例引发了全球广泛的讨论,他的症状和后遗症都突破了我们的认知——得新冠还会失忆?

这是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39岁男子。据《马来前锋报》报道,39岁的莫哈末·法迪里在2021年8月时不幸感染新冠,近期他通过媒体发声讲述自己的不幸经历,呼吁民众不要对疫情掉以轻心。

当时,法迪里一家四口接连确诊。71岁的父亲确诊1周候抢救无效死亡,但34岁的妻子、8岁的儿子症状轻微,很快便恢复。

他曾以为,自己尚且年轻且身强体壮,也会很快康复。但他的病情却在7天内突然恶化,入院治疗期间昏迷长达21天。

法迪里在昏迷的21天内暴瘦40斤,期间浑身插管,靠输送营养液维生。当他恢复意识醒来时,守在医院的妻子欣喜若狂,连忙去喊医生前来查看。

然而法迪里却一脸困惑:“你是谁?”他竟认不出妻子。

医生表示,法迪里或许是昏迷时间太久才出现了短暂失忆的症状,清醒后记忆应该会慢慢恢复。幸运的是,在妻儿的协助下,他的记忆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复苏了,但不幸的是,他恍然想起父亲在自己昏迷期间已经去世,他竟不能见到对方最后一面。

除经历丧亲之痛外,法迪里身上还同时遗留了多种后遗症。譬如身体疲劳、脑袋晕晕乎乎的(脑雾),更少见的症状是:病毒侵蚀了他的脚部神经,这使得他在长达1个月的时间内无法正常行走。直到现在,他走路仍略微吃力。

在此之前,我们大多只看过有关“新冠病毒侵蚀脑部神经”的报道。

据美国耶鲁大学免疫学家岩崎明子的一项研究介绍,新冠病毒可以感染神经元,侵入神经细胞机制进行复制。一些患者出现头痛、神经错乱等症状都可能与病毒的这一特性有关。

本月,英国科学家提出的“新冠病毒会使大脑老化20年,智商下降10个点”的结论,更是进一步验证了新冠病毒侵蚀神经的猜想。

科学家认为,即使是轻症患者,也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脑损伤。

既然新冠能伤脑,像法迪里这样更少见的新冠病毒侵蚀腿部神经的病例,或许也“存在即合理”。只不过,我们仍需更多的研究来探索这一未知。

在等待未知谜题答案揭晓的同时,一项我们等待已久的研究结果终于出炉了。

这1192名患者于2020年1月至5月期间入院治疗,感染的都是早期的Alpha毒株。超过半数的患者染疫2年多仍遗留有后遗症,包括疲劳、睡眠困难、头痛、呼吸困难等等。并且,2年后的身体素质和健康状态也远比不上普通人。

这令专家震惊:“必须继续追踪长新冠的影响。”

该研究显示,6个月后,68%患者都至少遗留了一种后遗症;24个月以后,55%患者仍遗留有后遗症。多半为疼痛、焦虑、忧郁、疲乏、虚弱等。

此外,患者的呼吸和肺功能损伤仍远高于常人。

一言以蔽之,对于感染新冠,我们要做好至少2年无法完全恢复的心理准备。

并且,由于变异毒株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扩散,我们早已包围在看不见的病毒威胁之中,不能有“小确幸”觉得自己不会中招。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最新通报,本周除美国和非洲外,全球各地的周新增确诊病例已有下降的趋势。但与此同时,欧洲累计死亡人数超过200万,而美国死亡人数则突破了100万。

虽说一些地区疫情有缓和的迹象,但WHO主席谭德赛仍强调,“50多个国家不断上升的病例凸显了新冠病毒的波动性。具有高传染性的变种毒株可能让疫情死灰复燃。”

谭德赛所说的变种毒株,就包括来自南非的变种BA.4和BA.5。

WHO技术负责人玛利亚·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指出,这两个毒株传染力更强,或许会取代现在全球主导的BA.2毒株。

说实话,从2021年11月到2022年4月,科学家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搞清楚:Omicron毒株的毒性一点儿也不比Delta弱,住院和死亡风险完全一致,它从不是“大号流感”。

可病毒呢?它已经又领先一步,从BA.1时代跳到BA.4和BA.5时代了——我们面对的这两种新毒株,仍有太多未知和不确定性。

或许研究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是人命是等不了的。美国累计死亡突破100万,华盛顿特区教堂铭钟1000下,拜登要下半旗哀悼——那些死去的、曾经鲜活的生命,都是死于病毒的未知。

现在的我们,感染风险仍在与日俱增,可病症是未知的、后遗症是未知的、恢复时间仍是未知的。面对这么多的未知,我们唯一的已知是:做好防疫措施,保护好自己便能防患于未然。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加拿大加新网,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