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我为什么还活着?加拿大华裔请求安乐死

2019年,猪年除夕,多伦多,Fairview 老人院。

石发,41岁,体重73磅,又聋又哑,瘫痪在床。

“你好吗?”写在白纸上的问候。

“不好。”石发的诚实回答。他无力地摆了摆左手,并示意用网络跟他流通。

邮件中他称自己为Tommy,曾经可以讲广东话,越南话,法语和英语,小的时候最喜欢的运动是街头冰球。在将近1600多个日日夜夜里,Tommy 总会反反复复地问同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还活着?”

虽然Tommy加入了脸书的即时通讯(Messenger)群,但一个简单的单词“OK” 仍然要耗费他很多的体力和时间。原来Tommy是右撇子,右侧身体完全瘫痪后,他不得不用虚弱的左手食指练习打字。而曾经只会写法语的他,用英语交流起来就更加吃力。

在之前的30多封电子邮件和脸书的即时通讯交流中,Tommy 的故事渐渐清晰起来。

我为什么还活着?加拿大华裔请求安乐死

Tommy 的故事

1978年Tommy出生在越南邦美蜀市,他的父亲是中国南宁人,母亲是越南人。6岁的时候,他跟随父母来到加拿大魁北克的格兰比市,在蒙特利尔高中毕业后,曾经在Future Shop当过电脑销售。

“因为我的身高只有160cm,学历不高,再加上我的性格内向,不会哄女孩子,在本土找到老婆的概率实在很低,所以我决定回越南去相亲。” Tommy在邮件中说,2003年,他在越南找到了一位漂亮的姑娘,并结了婚,第二年他们的儿子在越南出生了。

2006年,Tommy成功地把妻子和儿子申请来加拿大与他家庭团聚。可就在同一年,妻子跟他打起了离婚官司。家散了。“整个过程很复杂,我很生气和失望!我得了抑郁症。”2008年,Tommy突然丧失了听力。“震惊,痛苦,郁闷,我变成了废人,一个聋子!” Tommy表示,同年他在离婚官司中 失去了儿子的抚养权,“因为我残废了,身体不好,没有工作。”

不知道为什么,Tommy经常头部剧烈疼痛,渐渐 地又失去了语言能力,这使他的日常生活交流变得十分困难。Tommy觉得他与家人,朋友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不仅如此,他敏感地觉得周围的人瞧不起他。“婚姻失败,失去儿子的抚养权,又聋又哑,在越南人的眼中,我是一个十足的傻子和失败者。”

病魔

医生发现Tommy患有神经纤维瘤病2型,这个病是他失聪的原因,也使得他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2012年,他丧失了行走能力,住进了魁北克的Laval老人院。“当时的我只需要护工帮我洗澡和做饭,我自己还可以使用轮椅。一位社工每两周都会来看望我一次。”

2013年,Tommy在脑部核磁共振检查中得知,他的脑干和颈部神经旁都长了的肿瘤。当时的医生采取了保守的射线治疗。“我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Tommy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他非常想改变自己的现状。2014年,他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去多伦多。

在2014年6月,Tommy 不顾医生家人朋友的强烈反对,一个人来到多伦多,在圣米高医院接受了手术。 “在魁北克,我的脑神经外科医生拒绝为我做这个手术,他们说太危险。”但是Tommy还是决定来多伦多试一下 ,“即使多伦多的医生说不能保证术后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我想试一下,为了我更好的将来。”

术后,他严重中风,右侧身体瘫痪,住进了多伦多Grace健康中心。2016年,Tommy 住进了Fairview 老人院。

现状,未来。

又聋又哑,全天24小时躺在床上,护工只能为他提供最基本的喂食,更换尿布。“这里是老人院,到处都是患有和老年痴呆症,大小便失禁的老人,而我这个年青人躺在这里,头脑清醒,却被护工以对待老人的方式对待,我觉得很没有尊严!” Tommy 用左手食指在键盘上打字与人交流,这些文字渗透着他的挫败感,郁闷,还有愤怒。

“上个月我的妈妈,哥哥和我的儿子来看我了。说实话,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Tommy 说,虽然他的家人都在蒙特利尔,但是他并不打算回去。“我跟家人 的关系不是很好,而我的15岁的儿子,是个大问题!” Tommy 传来一张手机短信截屏照片,“Kenny, 你的爸爸希望你看一下邮件。他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讲。”不过,短信发送过去后,一直都没有回复。“我觉得,我儿子根本不在乎我。他很少读我的邮件,更别说回复邮件了。当你说你给他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的时候,我并不惊讶,因为你的电话号码是多伦多的呀!”

“14个小时睡觉,10个小时上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尊严。这就是我的全部生活。” Tommy 在手术后的 1600多个日日夜夜里,总会反反复复地问同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还活着?”

安乐死

Tommy 很容易累,在与他的交流过程中,他中断多次来休息。因为他没有积极配合术后的康复保健,他没有瘫痪的左半身也变得非常弱,咀嚼功能退化,他的体重只有73磅。因为近视眼,他需要一直戴着眼镜。

突然,Tommy 用左手指着床头柜,示意有重要的东西在里面。打开抽屉,黄信封里面的文件赫然写着:医疗辅助死亡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 (MAID) 申请。

2016年6月17日,加拿大联邦国会通过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 (MAID) 法案。这意味着,加拿大从此成为一个安乐死合法的国家,不过申请者需要满足苛刻的条件,才会被批准。

“我已经递交申请了。” Tommy 的信息传过来,他的神情似乎多了一些轻松。

微信里 扫一扫
我为什么还活着?加拿大华裔请求安乐死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此篇因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无法注明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小娅认领(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确认后我们会在后续文章作出单独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外新闻小编

关注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即时收取美国亚特兰大市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亚城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