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华人亲述感染确诊经历: 高烧10天 治疗只能靠免疫 鼻咽拭子检测生不如死

人生只有3万天,且行且珍惜

一场新冠疫情,改变了人们的2020,也彻底颠覆了全世界人们的生活。每天疯狂上升的全球确诊人数、医院里穿着防护服彻夜抗疫的身影、病房里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离我们很近,却又很远。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根本不懂新冠的可怕,不懂那种被命运扼住喉咙的恐惧。

一位在新加坡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就亲身体会了新冠肺炎的恐怖。一个月前的他,还是健康男青年一枚,每天4餐,外加零食水果不在话下

3月19日,他出现症状,浑身不舒服,整晚都没睡着。20日早上,开始有轻微感冒的症状,但没多想。到下午,他感觉肌肉和关节刺痛,直觉告诉他,风雨将至。

不好的预感永远不会出错,20日晚上,他开始发烧,伴随全身无力、毫无食欲。正值学校考试假期,宿舍剩他一人。

烧到连离宿舍100米远的小超市都走不到了,靠着外卖和自备的退烧药,他硬是撑了3天。3天后,他收到学校发的紧急通知:校园出现一例校工感染。

他当下决定去附近的发热门诊就诊,虽然自己不记得有接触过什么病源,但既然学校出现病例,自己就有可能感染。

新加坡的规定是,根据可疑病患的接触史,判断其感染风险。他既没有去过重大疫区,身边亦无确诊,加上诊所没有病毒检测能力。医生给他开了点退烧药,就放他回学校了。

23日,他体温烧到了38度以上晚上忽冷忽热,大汗淋漓,给自己接杯水都困难。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的两床被子和身下的床单床垫全部湿透退烧药的药效不到4小时,之后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那是他病程中最难的第一个晚上。

好不容易撑到了天亮,他很庆幸自己看到太阳,身体却没有丝毫好转,甚至失去了味觉

24日,人生第一次,他给自己叫了救护车,实在没有力气自己走到医院了。随后,他被送到新加坡陈笃生医院。

由于发烧只算轻症,他被带到了医院的新冠筛查大厅,进行病程和接触史调查。他被分到低风险区域,一人一张桌。医生轮流为他们做抽血、胸部x光片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他有肺炎症状,于是安排做了核酸检测。医生开了一些退烧药,就让他回家等通知。

25日下午,他接到电话:阳性,救护车两个小时到,收拾东西准备住院,陈笃生医院的NCID国家传染病中心。

一个人在外,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恐慌、宣泄情绪,默默地扔掉宿舍里的新鲜食物,收了收期末考试的复习资料,简单带了点换洗的衣物和盥洗用品。他戴好口罩,坐在大门口等救护车来。

整个过程,他没有太多情绪,又或许是现实并没有给他时间去害怕,只在脑子里一遍遍过着,将最好和最坏的情况都想一遍,如何应对。

25日至28日,短短4天,他经历了一场与死神的搏斗。他住的是轻症病房,从入院开始,每天的生活就在发烧、吃退烧药、昏睡、退烧、发烧中度过,体温基本维持在39度以上,每四小时吃一次退烧药,清醒的时间很少。

医院每天测量血压心率血氧和体温,治疗就是靠吃退烧药。26日,他抽血和X光片显示,肺炎轻微加重,白细胞到了2400,淋巴细胞低且贫血

日子就在浑身无力和人事不省中这么过着。每吃一次退烧药,一小时起效,他只能清醒两小时。全天倒在病床上,能躺着清醒几分钟,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看不见尽头的高烧,像海水一样,吞没了他。昏迷中,他已经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

27日,病程中第二个最难过的夜晚,退烧药不起效、昏沉混沌、恶心想吐,难受到无法入眠,闭眼咬着牙硬挺,一小时一小时地熬,能挺过一天是一天。

目前新加坡针对轻症患者的疗法,就是发烧吃退烧药,咳嗽吃止咳糖浆,对症下药。真正对抗病毒,还是靠自身免疫力。

除了退烧药之外,他决定吃莲花清瘟,一共两盒,八天的量。医院伙食很差,他每天就靠着同学给的莲花清瘟和一点水果,撑到了28日。

28日,他发烧频率和热度开始降低。30日,正式进入病程第二阶段:退烧,但仍有肺炎、贫血,血象好转,白细胞上升。他开始恢复力气和食欲,还可以清醒准备几小时的期末考试。

在轻症患者中,他这样还算是幸运的,没有呼吸困难的症状,也没有第二、第三波症状。扛过了十天高烧,持续了几天咳嗽有痰,他就进入无症状期,但依然是阳性

4月5日,他从NCID转院到Mount Elizabeth Hospital。这里算是隔离医院,大多住着无症状,等待核酸转阴的病人。大家就这么隔离着,每周测两次,直到出现阴性。

要说第一病程最难熬的是发烧,第二病程他最害怕的,就是核酸检测,堪称酷刑。

新加坡采用的检测试剂,是通过一个十余厘米长的细棍,顺着鼻孔整根捅进去,直到触及呼吸道为止。一边捅完,再捅另一边,每次做检测,他都直接飙泪,久久不能平复。特朗普之前也说过,病毒测试根本就跟一场手术一样。

熬过了高烧,熟睡中朦胧看见医生带着一票护士风风火火进屋开灯,然后爽喊一句“Morning!Swab test!”成为他的新梦魇,但也只能乖乖接受现实,祈祷早日结束这场酷刑。

在经过七次核酸检测后,连续两次呈阴性,医生宣布他初步痊愈,16日出院。4月底再接受二次检查,方能判断是否痊愈。

不管怎样,他算是熬过来了。一次大病过后,他开始觉得世间可爱且可贵。人生仅有3万天,如果还有机会,积极防疫,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共同熬过这场名为新冠的灾难。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加西周末,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