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地时间7日晚在其家乡特拉华州向全国发表演讲,说自己对当选“充满喜悦与感激”,并强调“会保持谦卑”,同时表示,美国人民从现在起要团结起来向前看,不分蓝州与红州,他会成为整个美国的总统。

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更是喜悦溢于言表,她说,她相信自己不会是最后一位女性副总统,寄语所有美国女孩子要有野心和梦想

坦率说,在看过她的视频后,我只能说,与拜登站在同一个台上,哈里斯看到的已经绝不仅仅是副总统。过去敌特领导在为潜伏人员送行时总会说,“金钱和美女在向你招手呢”,而哈里斯的眼神分明告诉人们,她已经透过拜登的老迈年高,看到总统宝座在向她招手。

这次美国大选已经彻底撕开美国社会的伤疤,它再次向人们证明:世界上只有坚定的自由意志,而绝没有无坚不摧的民主制度;制度只能约束守规矩的有道德的人,而对于这个圈子以外的人将无能为力。平时尚可以说制度在保护人,但在终极意义上,制度最终需要人来捍卫。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认为选票统计中存在舞弊嫌疑,拜登这位“当选总统”并非像他的支持者所说的那样,是美国民意的最终选择。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特朗普竞选团队已声言要诉诸法律,这次大选官司很可能要重走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之争的路,最后由最高法院介入。但从目前看,结果未必乐观,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只能尽力而为。

观察这次美国大选,可以说乱象纷呈,如果你试图以一种高深的眼光去看它,很容易被其带歪。你不是想知道民意吗?捧起一份百年老报,上一个著名网站,打开一家大名鼎鼎的电视台,你会看到,不管你怎么觉得拜登人气并不那么旺,但是,那些后来居上的投票曲线却明白地告诉你,这老头儿很厉害

可是,化繁为简,你就会发现问题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了。美国大选这么重大的事情,各地的投票中心,尤其是那些民主党控制的州,为什么能在投票和计票的过程中如此随意,甚至故意干扰共和党监票员的工作?

这样统计出来的选票结果能说完全靠得住吗?更何况现在已经发现了其中存在大量问题。而且,在几个人们明显感觉到特朗普更具人气的州,最后居然迅速成功翻蓝,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拜登都是后来居上,而出现的所谓错误和失误,都无一例外地是对特朗普形成不利。这里面难道没有疑问吗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输不起的确是人性中的弱点,但是,就像一个人在受到指控时要求得到律师帮助一样,这不是面对法律的“输不起”,而是被指控者要求得到公正。法律只有在公正的情况下,才是实现正义的手段,如果失去了公正,它只能沦为迫害的工具。

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的支持者,要求对一些可能存在问题的州的投票和计票进行核查,这在程序上完全合法,也合情合理。只要它符合美国关于选举公正的相关规定,就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要求,有些人要大肆指责,而且,携带主流媒体一拥而上造成的“既成事实”,以及国际社会部分左翼领导人的马屁全球化”,来剥夺美国另一半选民的正当要求呢?

在大选之前和之中,支持特朗普还只是立场倾向,因为你同意他的竞选主张。但是到了现在,面对倾向民主党的左派媒体山呼海啸般的“造总统”声浪,面对拜登俨然以最终胜选者的姿态来面对庆贺,人们再来挺特朗普,就不仅仅是支持特朗普的政治理念,而是要在美国这个挂了两百多年“言论自由”大旗的屋檐下问一句:在现在的美国,还有允许说话的地方没有?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特朗普陷于今天的被动,不是因为他的支持者少,从目前统计中得到的7000余万张选票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他当这四年总统存在两个死穴,一是他是美国政坛的白丁儿,二是他没有舆论的支持。虽然美国媒体集体左倾是凡共和党人都要面对的,但是,特朗普这个华盛顿圈外人更是把这两个死穴都凑齐了。

更要命的是,特朗普还要去动很多资本大鳄的奶酪,这就使得他从上任那一天起,就面对着党内建制派的冷落,尤其是来自传统主流媒体以及谷歌、推特、脸书等新兴高科技媒体的集体抹黑与种种干扰。

在这次大选进行到现在,在很多人认为已经“落幕”的时候,人们终于看到了左媒集体做下的这个局:它们要得到的,就是让特朗普在10月怀胎之后彻底流产,把他从白宫赶出去,而且是狼狈地离去,因为特朗普在几乎失去所有主流媒体的支持下,依然靠着与选民的近距离接触苦苦奋战,而拜登,以一个缺乏活力的身体和一个混乱的思维,以不变应万变,居然成功地,甚至可以说完美地,“击败”了特朗普。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可以说,在这次大选的选前选中选后的报道中,美国主流媒体完全背离了媒体的尊重事实、力求公平的行业道德,其公信力已经丧失殆尽,它们为了抹黑特朗普不遗余力,为了哄抬拜登不顾事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美国主流媒体,已经丧失了大众媒介的内核,而沦落为民主党的宣传工具,成为由左派大佬、资本大鳄和学术精英联合操控以左右民意的舆论。

现在,美国公众的表达权利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言论自由”的大旗正在褪色,距离成为一块尿不湿只有一步之遥。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不是过度担心了?其实,丝毫没有过度。在美国,当然还可以说话,但是,这个话能说到什么程度?由多少人能听到?能够形成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会舆论吗?

当特朗普对拜登的计票结果存有质疑时,美国主流媒体根本不予理会,它们除了报道拜登的得票不断上升,在很多原本特朗普领先的州成功“反超”,最后拿下全部选举人票,再就是给人们心理暗示,拜登已经冲线,坐在电视机前,就等你们的“新总统”发表获胜演说吧。

这绝不是正常的新闻报道,而是美国主流媒体刻意营造出的先声夺人,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形成了一种内部的舆论优势,加上由此带动的外国领导人的先后祝贺,实际上是通过媒体的一边倒将拜登提前送进白宫。

这是明显的媒体制造总统,拜登并没有他在特拉华面对支持者发表演讲时表现出的那种气场,只要还没有失去基本的观察力就可以看出,拜登实际上是被抬上“当选总统”座位的,这个轿子以怎样的速度前进,拜登并控制不了,甚至连轿子中途以怎样的幅度震颤,这位政治老人都说了不算。他要做的只是在需要他出来的时候,走到台上宣布:我们赢了!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实际上,虽然哈里斯是副总统,但是,主流媒体对哈里斯的厚望要远远超过拜登。只是在目前,它们需要拜登站在最前面。更重要的是,拜登赢了,就意味着哈里斯前途无量,民主党大佬佩洛西可以众议院、白宫两手抓两手一起硬,更意味着,华尔街和硅谷的资本力量,终于可以踢开特朗普这块绊脚石了。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现在要求的只是调查某些地方的选票统计。就选举结果来说,特朗普可以觉得自己赢了,拜登也可以说自己胜选,但是,最后还是要靠全部的有效的选票计数来确定。特朗普并没有耍赖,也不是输不起,他只是要求程序公正。如果拜登和民主党要想真正打败特朗普,就应该拿出最无懈可击的数据,让特朗普输得心服口服。

可是,掀起舆论风暴是怎么回事?在特朗普阵营还有重大质疑,并已经着手司法程序时,就以“当选总统”的身份面对支持者并发表演讲,这说明什么?美国主流媒体毫无疑问正在把白宫当成洞房,它们的做派就是要抢先进入,谁先踏进洞房,谁就是新郎。就这么简单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因为民主党和左派完全控制了美国主流媒体,使得相反的声音很难传出,连总统特朗普本人的声音也受到不断的干扰和限制。推特公司在特朗普推文上加注“部分或全部内容可能误导公众”的标记,甚至妨碍别人去转发特朗普的推文。

更有甚者,在特朗普在白宫就大选结果举行新闻发布会时,美国几大电视台居然能现场掐掉转播信号,只一个理由,总统在撒谎。在任总统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了严重侵害,这就是美国目前的现状。

舆论,在西方政治学的理论中,是立法、行政和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它的无形恰恰是它的威力所在。在这次美国大选中,人们看得尤其清晰,由美国主流媒体集体营造的舆论声威,已经形成一种难以阻挡的信息洪流,它们甩开特朗普,将拜登一路汹涌地前推,直到今天这种地步。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现在,此刻,谁敢说美国真正的当选总统究竟是谁?但是不要紧,美国主流媒体已经把拜登打造成了美国下届总统,这种猴急的节奏和大选之前佩洛西所讲的“不管大选结果究竟如何,拜登都将是下届美国总统”一样不容置疑。

退一步讲, 即便将来权威选举结果最终确认拜登当选,美国主流媒体的这波操作也如同奥运会百米赛跑中的抢跑一样,它暴露了某种深层的心态,更是一种明白无误的违规。特朗普说得并没有错:总统不是由媒体来选出的。美国主流媒体这样做,已经是在破坏美国的民主政治。

对于这次大选,人们必须明确一个关键点,它已经不是竞选主张之间的对立,也超越了政策的范畴,现在其核心已经变成合法与违法、程序公正还能不能保持的终极问题。

从“黑命贵”抗议运动和相伴的暴力骚乱可以明显看出,在一般的街头暴力中,较为理性的保守主义者与善于打砸的左派相比明显居于劣势;现在,左派媒体通过控制舆论再次发威,它使得人们意识到,一心要把拜登推进白宫的力量,他们无论在拳头和笔头上,都压过了特朗普的支持者。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有人在郁闷中宽慰自己,再等四年吧。从目前看,这次美国大选恐怕就是一次重要的分水岭,如果共和党注定要逐渐削弱的话,那么很可能就以这次大选作为起点,而在保守主义者在街头和投票中心两个赛场双双败下阵来后,民主党的左派们将会乘胜前进。这次只是练手,还让你看到了“瑕疵”,以后或许连“瑕疵”也没有了。

特朗普确有其毛病,但是作为一种政治理念,他也算横空出世。以后还有什么人能够再站出来“横刀立马”?有人说特朗普独裁,特朗普不让谁说话了吗?可是,从这次美国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大造舆论,人们清楚地看到,独裁不只是个人行为,媒体同样可以独裁,它在摧毁美国的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它的“黑你没商量”和“抬你没商量”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顺我者总统府,逆我者特朗普。

人类社会一切历史都已经证明,凡是独裁,无不是从摧毁言论自由开始。美国主流媒体在这次大选的报道正在再次证明这一点。

对于中国人来说,从这次大选的观察中还有另外一个收获,那就是美国可能真地在衰落——这种衰落不是从国力开始,而是从美国民主政治的自我解体开始。美式民主是美国压箱底儿的东西,但是现在看,它并非想象中的那样不可撼动,很多人还是对这种制度给予了信任上的加持,但理由并不充分。从某种程度说,或许行贿分子的判断是对的,至少在他们眼中,没有人是不可以收买的,只有你展示的诱惑力够与不够。

从根本说,谁向你保证过,一个良好的制度就不能被颠覆?没有人,是我们自己太理想化了。

没有理由不让拜登当选,只要选票统计合法有效,但是,美国主流媒体这次却已经充分暴露了,而这种暴露对美国绝对是一个坏的预兆

微信里 扫一扫
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作者枫叶君,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