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唐人街挂起罢租横幅!抗议吁取消租金,纽约万人承诺不付房租!

受疫情之下强制歇业政策的影响,大量低收入人口的生存举步维艰,全州近1.5万名租客无力支付房租。

正值五一劳动节之际,在亚裔反暴力联盟(CAAAV)的组织下,各区包括华裔、韩裔、孟加拉裔等少数族裔社区的政府房租客发起号称「近百年来最大型」的罢租抗议,呼吁州府和国会取消租金,减轻租客压力。

来自华埠的包厘街81号租客联盟(81 Bowery Tenant Association)亦参与其中,宣布即日起罢租。

昨日上午,包厘街81号的租客们在楼栋上挂起罢租横幅。亚裔反暴力联盟

据悉,居住在包厘街81号的租客们此前曾致信房东,就当前危机表达了租客们的担忧。

信中写道:由于这场公共卫生危机,无数的纽约人失去了他们的收入,其中亦包括包厘街81号的租客们。

直言租客们目前面临的不仅是无力支付租金的问题,亦有大笔的其他基本生活开销需要支付。

同时强调,租客们不愿饿著肚子去支付房租,因此决议自5月1日起罢租。

租客之一的陈启洋(Chen Qi Yang,音译)是一名建筑业工人,公司关门后,他失去了维持生计的收入来源。

我没有收入,还要吃饭。怎麽可能同时又饱腹又交得起房租?自2004年起便住在这裡的他直言:这裡就是我的家。

来自唐人街住客协会的陈仁平代表该协会,对81号租客联盟表示支持。陈仁平说,81号租客联盟的租客多为建筑工人,在当前疫情下无法工作,继而没有收入,也就无法支付租金。

希望房东能够给予租客一些支持,在近几个月少收一些钱,强调团结一致,互帮互助才是当下正确的举动。

目前已有万人承诺参加罢工。

纽约市变革社区(New York Communities for Change)执行主任乔纳森·威斯汀(Jonathan Westin)说:“这么多人实际上是在考虑,‘我要付房租还是省钱呢?“我们认为人们应该将这些钱花在食物上。”

“这不是我不想支付租金。只是我付不起房租,”与女儿和孙女一起住在布碌仑布朗士维尔的彭德格拉斯说。“对于穷人来说,预算毫无用处。许多岗位、薪资都被削减了,每个人都像无头苍蝇。”

他补充说:“政府需要在这里介入并找出解决方案。在州和联邦一级,我们都没有解决方案。”

Winsome Pendergrass

威斯汀预测,在过去五个星期内,全州有140万纽约人申请失业救济,本周四可能有数十万城市居民无力支付租金。

州和市政府机构没有四月未支付租金的家庭和企业数量这方面的数据。

但是,代表该市约4,000名房东的社区住房改善计划(Community Housing Improvement Program)估计,本月房租支付额下降了15%。

该组织执行董事杰伊·马丁(Jay Martin)说:“这使收入非常紧张。”他还指出商业租金也在下降。他补充说:“这将对建筑物的维护产生真正的连锁反应。”他指出,租金主要用于维护、物业税以及水费和下水道费。

市长白思豪和州长葛谟都反对租金罢工。

市长呼吁州府允许租房者使用其押金支付租金,并要求该市的租金指导委员会冻结稳租公寓的租金。

根据上个月的州行政命令,全州禁止驱逐房客90天。但是州长一直在反对州参议员吉纳瑞斯(Mike Gianaris)提出的一项取消90天的家庭和企业租金的法案。

在联邦一级,上个月国会通过的《CARES法案》允许房屋业主错过或延迟抵押付款长达一年。

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er Ocasio-Cortez)支持一项法案,即在大流行期间对租金和抵押付款给予“完全豁免”。

在周一举行的支持租金罢工的视频会议上,她抨击了当地立法者的不作为。

她生气地说:“在纽约州,我们有民主党州长、民主党州议会和民主城市委员会,然而,我们仍在争取取消租金。”

像威斯汀这样的组织者希望租金罢工能够促使立法者采取行动。

“葛谟和特朗普没有听取房客要求取消房租的心声,他们现在会听房东的吗?”他说。“我们认为租金罢工会刺激房东给政府施加压力。”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大纽约全知道,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