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这个城市的“富豪街”将建新收容所,中国亿万富豪将与流浪汉为邻

据纽约当地新闻媒体报道,纽约曼哈顿著名的“亿万富豪街(Billionaires Row)”很快会迎来一些不是那么富豪的邻居:纽约市政府已经批准在这里开设一个有140张床位的无家可归者的收容所。

这个收容所将设立在以前的Park Savoy旅馆的大楼里,位于西58街上。而这幢大楼紧邻著名的地标建筑One57豪华公寓的后门。

One 57公寓大楼位于曼哈顿中城西57街157号,楼高90层,306。楼盘位于曼哈顿中城黄金口岸。临街为卡内基音乐大厅,离中央公园一街之隔。大楼由法国著名建 筑设计师CHRISTIAN DE PORTZAMPARC设计。大楼高层向外望,中央公园、纽约中下城美景、哈德逊河景色尽收眼底。

曼哈顿中城新建收容所 这些中国亿万富豪将与流浪汉为邻

时装品牌 Michael Kors大股东、香港时装业大亨曹其峰与其加拿大籍商业伙伴Lawrence Stroll分别签下One57一套整层公寓信息得以确认后,媒体爆出中国妈妈为两岁女儿在One57买下价值约6500万美元公寓的消息也震撼纽约 地产界。而在此之前,早在2012年初,就有报道称一位中国买家购得4套One57公寓。

曼哈顿中城新建收容所 这些中国亿万富豪将与流浪汉为邻

另有传闻称,SOHO中国的潘石屹、张欣夫妇也有One57楼盘30多层购得一套公寓,但可能并非使用SOHO中国名义购买。

公寓顶层据说已被被卡塔尔首相以1亿美元买下。

2014年,美国的戴尔电脑公司的老板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在One57大楼里以1亿美元创纪录的价格买下一个超级豪华公寓,轰动一时。

2015年中国海南航空集团共同创办人陈国庆以4740万元买下该大楼第86层整个楼层。与兄长陈峰共同创立海南航空集团的陈国庆,以高于卖家叫价的价格,加码买下One 57公寓大楼第86层整个楼层。依据州府的纪录显示,该楼层原本叫价4650万元。

随后其兄陈峰买下88层楼。两兄弟拥有86和88两层楼,共花费近一亿美元。

2016年11月中国上海富豪,著名收藏家刘益谦以2350万购买了One 57一套位于62楼的公寓单元。

而现在这些富豪都将与纽约的一百多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为邻。这是纽约市市长白思豪的竞选承诺之一。新建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将专门收容单身男性。

Rich Montilla是One57豪华公寓大楼的安保警卫负责人,这一消息传来以后,他对媒体说,他“担心客人在这一地区的出入,–我们在这里有客人和住户的进口和出口。”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否暴力,我不知道该预期什么样的情况。”

根据纽约市政府公布的计划,这个容纳140人的收容所将“至少”有两名警卫。

不过,不光是亿万富豪的保安担心安全问题,一些住在附近的普通纽约市民和小商家也对纽约市政府的这一决定十分不满。在最近的一个听证会上,愤怒的居民,商店主和餐馆业主都在呼吁,“不要在这个社区(建收容所)!”

西58街的居民组织的主席Suzanne Silverstein说,“我们对这个收容所是如何规划的感到迷惑不解。” 反对者说,这些男性无家可归者客队不仅豪华公寓的富豪们构成安全威胁,也对周围那些多年居住在租金管制的廉租公寓里的老年居民构成威胁。

一位在这里居住了40年的居民说,“西58街是亿万富豪的后院,但也是中产阶级的前院,居住着家庭,儿童和老人。”

居民组织的代表说,纽约市政府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开始修建这一收容所,没有按要求提前通知周围的居民。他们的律师说,纽约市政府的做法违法,他们有可能向法庭提起诉讼。

律师说,把收容所建在曼哈顿最昂贵的地区,也是毫无意义地浪费纽约纳税人的钱。按照收容所签订的合同计算,每张床位每年需要耗资大约五万美元。美国的家庭中产年收入不过五万多美元。

一位居住在收容所对面的律师说,收容所里的流浪汉将无法负担在这里生活,在附近买一个汉堡包也要将近20美元。

纽约市政府无家可归者服务部去年的预算是17亿美元,根据统计,纽约市一共有60048名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每年需要为一个无家可归者花费23300美元。与此相对比,纽约市为公立学校的每个学生花费17700美元。

微信里 扫一扫
这个城市的“富豪街”将建新收容所,中国亿万富豪将与流浪汉为邻
相关商家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网络整理编辑,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