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亚裔竟然不算做有色人种了?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管理着22所学校和约16000名学生的华盛顿州北瑟斯顿学区(North Thurston Public School,NTPS)最近发布了一份名为《监控学生成长》的报告。学校称该报告的目的是让所有学生都拥有能力并为未来做好准备。检查机会差距对有色人种学生的影响并努力确保弥合这些差距,让所有学生的成功。

然而在该报告中,学区竟然将亚裔从有色人种中剔除,并和白人学生归为一类,该学区的发言人说:“我们学区战略计划的目标之一是‘所有学生、所有科目都持续增长’。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2019年的一份名为《监控学生成长》的在线文件中,我们评估了‘有色人种学生’和‘贫困学生’的成绩数据。’在文件中,我们把白人和亚裔学生分为一组。”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学区的“有色人种学生”包括黑人、拉丁人、土著美国人、太平洋岛民和多种族学生,他们都经历了“持续的机会差距”。

可是亚裔呢?因为优秀就没有经历过种族歧视了吗?因为努力就不存在《排华法案》了吗?

报告中的大多数指标显示,亚洲学生和白人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相当小”。根据自由主义出版物Reason.com表示,如果亚洲学生被归类为有色人种学生,一方面提升可以白人学生学习水平,因为在部份项目上白人学生成绩落后于有色人种,为了避免凸显白人学生成绩差,而故意安排他们与学习较佳的亚裔学生同组。另一方面则可以让其他有色人种和白人之间的差距变大,就可以为“种族压迫”作证,为“平权”开路。

NTPS不是第一个这样“炮制不平等”的学校。在加州大学的学生分类表,其中白人的条目下竟然包含了西南亚和北非人种,甚至中东人,营造出了白人“欣欣向荣”的景象。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可是这样做,不是把同样是有色人种的亚裔推向了特权阶级,以后“革命”白人的时候,把亚裔一起“革命”了?

NTPS利用种族来划分学生的做法遭到了猛烈抨击。

记者扎伊德•吉拉尼(Zaid Jilani)抨击此举是“玩弄政治”。他说:“一个人的‘肤色’就能定义他的表现吗?如果他们把亚裔学生与白人学生归为一类,他们可能就需要无休止地谈论亚裔特权或类似的事情。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下面的一名印度网友回复他:“我想也许我们现在都是‘白人’了”。一些白人则留言表示欢迎亚裔加入“优越俱乐部”(privilege club)。

还有网友评论:亚裔太成功了,这破坏了进步主义者关于白人“压迫”的学说。因此,现在将他们重新命名了……“ PoC”(有色人种)一词与实际的肤色无关。这只是为人们提供政治,社会或意识形态便利的标签。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在报告引发巨大争议后,学区官员为该报告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道歉,并从网站上删除了该报告。

不过,他们仍坚持这一分类对于提高教育水平很有帮助。发言人说:“我们认为继续分解数据的做法很重要,当我们审查我们的分类数据时,它显示我们的学区系统地满足了我们亚裔和白人学生的教学需求,而没有满足我们黑人、土著、多种族、太平洋岛民和拉丁裔学生的教学需求。

那么学区不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亚裔和白人学生的教学能取得成绩,黑人等其他人种怎么就都学不好呢?希望不要再做简单的种族划分,以为“特权”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近年来,美国教育中的种族平权一直是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

亚裔的存在简直就是这个话题中最大的BUG:居然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少数族群的存在,其教育表现甚至超过了优势族群白人!这是否说明教育本身并不存在种族主义。教育的根本在于各个家庭,在于各个社区的文化、各个族群的文化?同时,如果为了扶持若干少数族群,却惩罚另一些付出巨大努力、表现优异的少数族群,是没有伦理依据的。

在极左派支持的“批判种族理论 ”(Critical race theory)中,将亚裔成功的真正原因归结于亚裔“接近白人”并“坚持白人至上”。这顶帽子,可能比特朗普说的“中国病毒”给亚裔带来的伤害更大,亚裔被推向了其他种族的对立面。

而推动这种理论的就是一直被认为是维护少数族裔利益的民主党。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Prop 16众议院通过时,提出者黑人议员韦伯和华人议员丁佑立互相庆祝)

长期以来,美国亚裔三分之二以上都投票支持民主党,这也是美国大部分弱势群体的不二选择。早期的亚裔移民也与今天的拉丁裔移民类似,许多都是受教育程度低的、甚至一句英语都不懂的非法移民,因而他们也曾实实在在地受益于民主党的许多政策。对投票支持民主党的白人选民来说,他们大多也真的相信“人权”、“自由”等等说辞,所以支持对“少数族裔”的倾斜政策。

但近年来,民主党对“少数族裔”概念的界定越来越受制于其选举利益。他们真正重视的少数族裔只有选票众多的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国人,比如同时有黑人和亚裔血统的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就一直以黑人自居。同时,他们又不能让占美国人口的六成的白人付出太多。在这种情况下,人数最少又一向不关心政治的亚裔就受不到丝毫“少数族裔优待”,甚至成为被剥夺的对象。

“平权政策”其本意是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优先录取少数族裔。亚裔因其学术表现优秀,已经占美国顶尖大学的15%到20%,远高于其在美国人口的所占比6%。于是,在大学录取人数固定的情况下,优先录取黑人和西语裔,就意味着要少录取亚裔。

通过外力“平权”以教育、社会保障等方式提供“积极自由”的目标是为个人提供起点的平等,而按肤色招收学生则是直接干涉结果了,是违背“自由”原则的。

但从恢复“平权政策”的加州16号法案来看,支持者中既有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这样的联邦政客,也有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率领的州务卿、州财政部长等州府官员,还有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等数百名地方官员。包括《洛杉矶时报》,《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等左翼媒体都在为其奋力鼓吹。

从政治理念上来说,民主党人的诉求都已经彻底超出了“平权”和“积极自由”等传统核心价值观的范畴了。

亚裔在别的事情不一定能动员起来,不愿意参与政治,但在教育这个问题上却很容易动员起来,形成政治力量。

如同《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所说:

“特朗普狂热死忠粉们或许只是少数,但民主党和进步派这些年来与华人,特别是新移民之间的磕绊和疏离却可能给自己的未来埋下祸根。如果民主党不能找到与这个群体有效拉近距离的方式,四年以后共和党派出的任何候选人都可能在逐渐增加的华人新移民选民中所向披靡,特别当这个候选人聪明到不把‘中国病毒’挂在嘴边的时候。”

微信里 扫一扫
成绩好就不是有色人种?这个学区把亚裔归类白人,谁将亚裔推向特权阶级?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