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印度老人火化了1000多具新冠患者尸体,却在染病后却被无情漠视,最终去世…

5月26日,印度中部城市那格浦尔市(Nagpur)一位67岁叫钱丹(Chandan Nimje)的老翁因为新冠去世了。

如今,当地政府、地区管理部门等机构全部被告上了法庭,被指控应当为老翁的不幸去世负责任。

老翁在4月份感染新冠,5月辗转几家公立和私立医院接受治疗,而最后治疗无效因并发症过世,这整件事怎么会算到当地政府的头上呢?

但看完老翁生前做过的事情和与之对应官方的所谓所为,真相就大白了 。

实际上,钱丹的身份不仅仅是一名普通市民,他的身份还包括生前永远参加的“青年力量”非政府组织志愿者,和一位退休公务员。

年轻时候的钱丹一直在中央政府部门工作,退休前已经做到了秘书级别的职位,一生尽心尽力,最终像其他同事一样退了休,赋闲在家。

本来老爷爷的退休生活还算美好,配偶健在,还有两个已经自力更生的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在一个房檐下,虽然退休后无事可做的生活有点无聊,但总体来说衣食无忧,亲人在侧,日子悠哉。

但去年3月份疫情席卷全球,印度在“坚挺”了两月后突然“沦陷”,一时间,封城令下,城市被腾空,汽车站爆满,全国各地爆发新冠回乡潮。

而随之而来的,就是不堪重负的医疗系统,开始日渐惊人的死亡数字,和这背后那些让人不敢靠近的“病毒遗体”。

和那些还有家属,有安置的新冠死者不同,这些死在路边、野地、医院的无名尸首日渐增多,不仅增加了巨大的安全风险,也让人心生同情。

看到新闻和电视里的满目疮痍后,钱丹不顾已经年迈的身体,开始默默加入了那格浦尔市的一家非政府组织,专门处理那些无人认领的“幽灵尸体”。

钱丹觉得自己年事以大,虽然冒着和年轻人同样的感染风险,但已经没有了年轻人还没有体验尽世界的那种未完成感,加上疫情期间确实医疗和丧葬业人员告急万分火急,于是,66岁的钱丹就深入了丧葬业第一线。

而他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这一“入行”,自己就勤勤恳恳地干了一年多,不间断地坚持着这份新“事业”,而一年过来,经过他亲手火化的无名新冠遗体居然一不小心累积到了超1300具之多!

凭借一人之手,如此多的贫苦百姓的遗体得到火化,不至于尸首流落街头,被野狗啃食…

而这位老翁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和精神力量,一一和这些病尸打过交道,却最终从未被病毒感染,这也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而钱丹逆流而行,不顾自己安危的英雄举动也让他在公益组织内外声名远扬,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爸爸(Dada)”,甚至那格浦尔市的市长在年初也大力公开表扬钱丹,还把钱丹形容为“新冠战士”。

然而在今年4月,意外终于还是发生了,钱丹在和妻子一起外出接种疫苗时惨遭感染!

当时,钱丹和妻子一同去街头排队接种了自己国家来之不易的疫苗,可能是想着为了提高未来工作的安全性,又或者想到自己的工作可能会感染家人,总之,在排队长龙中,钱丹和妻子都一齐被感染。

接着,钱丹夫妇回家后几天就开始出现发低烧等新冠症状,更糟的是,钱丹夫妇的两个儿子和同住在一起的钱丹姐姐全部都出现了新冠症状。

在巨大的担忧和恐惧中,钱丹一家五口在5月2日还是被确诊全部感染新冠。

而5月初这个时间段正是印度疫情如火如荼的谷底期,日新增40万病例,日死亡超4千…在这全国上下新冠如地震一样传播开去的噩梦之际,钱丹和家人的噩梦也彻底开始了。

5月初,钱丹和另一位家人的病情急转直下,居家隔离硬扛已经没有效果,钱丹的家人们满城为两位家人寻找医院床位,

但此时公立医院的床位早已被病情更紧急,来得更早的病患占满,

钱丹的家人于是找到了钱丹的非政府组织同事和领导人,请求大家一起帮助钱丹渡过难关,一直非常敬仰尊敬钱丹的志愿者们也不遗余力,纷纷帮忙打听医院病床信息,

钱丹的家人们也想到了前几个月还接见过钱丹的市长,和当地大力盛赞钱丹的地方管理部门,希望他们能够通融一下,看在钱丹这一年的付出上帮他找到一个救命的病床。

但志愿者们的呼救石沉大海,政府部门方面也从未等到回音。

无奈之下,钱丹家人转至昂贵的私人医院希望花钱买命,但由于家里的两个儿子因为疫情已经失业了一段时间,要拿出一大笔钱来实在十分困难,他们只能找那种可以透支信用卡预付款的私人医院,

终于,在失败了一次之后,他们在5月5日为钱丹找到了一家可以入住的私人医院。

然而困难还没有结束,医院的医生直接告诉钱丹的家人,钱丹的病情很危急,需要用一种名叫“托珠单抗”(Tocilizumab)的免疫抑制药物来控制病情,而医院在疫情危机中大量药物断货,其中也包括这种重要药物,

所以,钱丹的家人得自己去黑市上买来这种药物,医院才能用药控制病情。

而问题是,过去医院“只要”600美元的这种药,如今一剂难求,在黑市上已经涨价到高达1800美金,翻了三倍…

钱丹的家庭连600美元都难以负担,更别提让人窒息的1800美元…

无奈之下,钱丹的家人再次向志愿者、社会各界和政府呼救筹钱,到处询问有没有人有多余的药物。

后来,一位来自德里的志愿者在通过这个公益组织得知了钱丹的情况后毫不犹豫地支援了四支“托珠单抗”的针剂,还专门使用了空运,保证药物第一时间到达钱丹面前,还为钱丹找到了另一家答应接收他的国立医院,

但遗憾的是,钱丹使用药物后没有好转,病情已经拖得太久恶化太多,而在他原定的转院时间前,钱丹就已经支撑不住离开人世…

到他去世的时候,他都没有收到任何地方官方的支援,甚至没有收到一句鼓励的话语…

钱丹的悲惨遭遇让美国媒体和中美洲媒体如今感到震惊,纷纷进行了报道。

而无比讽刺的是,在媒体大肆报道钱丹的英雄事迹和生病后完全被人忽视、孤立无援的绝境后,当地官方貌似也是听到了风声,而他们做出了一件让人无语的事——

在钱丹的葬礼上,当地官员打电话给钱丹的孩子,询问他们还需不需要“托珠单抗”…

人都已经去世了,这会才来“马后炮”,还是专挑人家办葬礼的那一天,这背后是什么敷衍和毫不在乎的心情可想而知…

现在,这个曾帮助无数新冠弱势群体的组织领导人愤而对当地政府高官、地方管理部门提出诉讼,状告他们未及时向老人提供帮助,最终间接导致钱丹的离世。

“是他们造成了钱丹的死亡!”

领导人还进一步慨叹,

“而再看看,像钱丹这样,有着这么多志愿者关系和信息资源的人尚且如此,想象一下那些平民百姓的困境!”

是啊,这位”新冠战士“尚且遭到如此的对待,

那么万千无人问津的印度底层百姓呢?

不敢相信….

本文转自:带你游遍英国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带你游遍英国,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