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来美学飞行 中国小伙轻生

最近,得克萨斯州丹顿发生了一起中国学生自杀的悲剧。

自杀者颜洋在南京航天航空大学读完大学二年级后,与深圳航空公司签约,被公派到位于得州丹顿的美国航空学校(USAA)接受飞行培训。按照计划,他考取私照、仪表、商照3个执照毕业后,回国继续深造,就有望成为深航的飞行员。然而,4月16日清晨,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中国同学震惊地发现,颜洋在洗手间里用窗帘绳子绑在门把手上,套住自己的脖子,背靠门坐在地上,已悄然逝去,年仅22岁。

关于颜洋自杀的原因,他的同学和校方有不同的说法。无论最后的调查结果如何,一个前程似锦的中国大学生以这样的方式在异国他乡了结自己年轻的生命,实在令人惋惜。

侨报记者章宁得州丹顿特别报道

亲睹儿子生前宿舍 父母悲痛万分

5月4日下午,美国航校自杀中国学生颜洋的父母及亲戚抵达得州达拉斯后,到丹顿入住当地酒店。5月5日上午,颜母杨双爱和父亲颜庭耀到颜洋的宿舍,了解儿子生前学习、生活的情况。在儿子自杀的洗手间内,颜母悲痛万分,手里紧紧抓着儿子生前最爱穿的一件红色外套。

周日上午9点左右,颜洋的母亲在深圳航空公司、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相关人士的陪同下,到儿子生活和离世的宿舍。在不足10平米的小房间内,摆着两张小床,颜洋的小桌子上摆放着同学们帮着整理出来的他的学习资料,有些资料上密密麻麻地做了标注。同学说颜洋学习非常好,是他们的学习委员。

整个宿舍有3个房间,有的摆了3张床,一共住了7个同学。中国学生每年的学费10万美元,学习时间约10个月,飞行230小时左右。同学们说,大家平时关系非常好,因为学校没有食堂,他们得每天自己做饭。平时不能搭乘机动交通工具外出,每两周学校派出校车,每宿舍派出一名代表负责购买整个宿舍的菜,一起去华人超市买菜,限时约1个小时。

在颜洋自杀的洗手间内,大家看到洗手池一直在漏水。同学们说,漏了很久了,宿舍里空调等设施也有问题,报告了也没有人来修理,如果反复上报,就会被“拉黑”。不过,同学们并没有纠缠这些生活细节,他们只想按照训练进度完成飞行学习,毕业后回国。

颜洋从2018年4月开始学习飞行,至2019年4月自杀前,累计飞行时间约有60小时。

颜母向同学们了解了儿子的生活、学习状况后,抓着他的衣服泣不成声,说“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苦”。她对深圳航空公司的陪同人士说:“我的好好的儿子,是学校逼死的。”

来美学飞行 中国小伙轻生
5月5日,颜洋的母亲在他的宿舍收拾其遗物时,悲伤万分(侨报记者章宁摄)

校方声明遭质疑 中国学生求彻查

4月16日,得州丹顿美国航校22岁的中国学生颜洋在宿舍自杀,同学们震惊之余,希望校方给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到目前为止,校方在公开信及媒体上的说法都是颜洋“不合格”。同校的中国学生则质疑颜洋的飞行进度安排,希望此事得到高度重视,有关部门彻查“颜洋自杀事件”。截止发稿时,校方尚未做出回应。

颜洋自杀后,美国航校在一封有首席执行官赛克斯 (Michael Sykes)签名的公开信中,就此事件发表声明,称学校飞行训练严格,必须遵守FAA和CAAC的规则。信中说,颜洋是一个没有达到FAA标准的学生,2018年10月学校曾联系航空公司要求允许让颜洋回国,终止培训,而航空公司并未接受建议,否则,“颜洋现在应该安全地在中国”。

对于校方的说法,颜洋的同学们提供文件证明,颜洋在私照第一阶段的第二次考核中,通过了FAA认证,具备单飞能力,且在自费加时飞行时表现良好。他们还详细说明了颜洋收到4封警告信的过程。

通常,校方发出3封警告信,就意味着学生可能被停飞或终止学习,然后被送回中国。同学们质疑整个过程中存在很多不合理之处,包括本用于辅导学生的Leader Fly“变质”为评估飞行、颜洋后期一直没有被安排教员,等等。他们提供的材料显示,从2018年4月至2019年4月,颜洋的飞行小时只有60小时左右,而正常情况下学习10个月应该飞行230小时。在校方与航空公司联系遣返颜洋后,同学们曾向航空公司报告,航空公司根据报告提供的情况,不同意颜洋停飞。

不仅如此,颜洋自杀后,网上曾有照片流出,披露中国学生在美国航校的学习状况,提到了“歧视”。对此,校方在声明中说,关于不允许中国学生使用或搭乘机动交通工具出门(如Uber等),“这个规定来自‘中国客户’,而非校方歧视”。

同学们反映并写道:“在这儿我想提一句,学校是如何保障我们的饮食和健康的呢?每隔14天,用一辆面包车,从每个大公寓里挑出一个人去华人超市买菜,到了超市一个半小时限时采购,买回来的菜需要供这个公寓的人吃14天——像极了国内的真人秀。如果这段时间里你没有吃的了怎么办呢?那对不起,对于我们这个住宿区来说,只能沿着高速公路走3公里,那边有个沃尔玛,才有多一点的东西可以买。”

至于网上贴出的中国学生说中文会被罚等照片,校方称并非针对中国学生,规则是校园内只准讲英文,适用于所有学生,并未提及如果其他“国际学生”不说英文是否会被罚,也未提及“国际学生”(中国学生解释所有非中国学生都是“国际学生”)是否被罚擦飞机、洗厕所、开门等。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赛克斯曾对英文媒体说,学校“不容忍虐待”。

中国同学们说,他们“一直在忍耐”,走到今天,步入航校学习飞行,每个同学都为此付出很多,每个同学都做过家族病史等严格背景调查,以及心理测试。颜洋同宿舍7个人,“同公寓包括颜洋同学在内一共7名学员,全是颜洋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时期同学,人际关系极好。颜洋与同学,室友相处融洽,公寓氛围团结互助”。

那么,真相究竟如何?同学们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彻查,给出一个公正的说法。

来美学飞行 中国小伙轻生
颜洋去世后,美国航校的中国同学在他的桌子上摆放了鲜花和蜡烛(侨报记者章宁摄)

航校同学细说颜洋飞行训练:总是在等待

从2018年9月至2019年4月11日,一个处在飞行学习阶段的学生总共只得到16次飞行的机会。4月16日清晨,那个在同学眼中善良、单纯的颜洋,在母亲心中开朗孝顺、成绩优秀、通过层层筛选才得以签约航空公司来美学习的儿子,在宿舍以一种不幸的方式自杀,有多少人、多少组织或机构真正在意这个年轻生命逝去?4月底,颜洋的同学悄悄地讲述了他最后的飞行训练,希望相关机构介入调查。

2018年8月至9月

颜洋的第一个教员是刚毕业不久的新教员。私照第一阶段学习,18个课程的指标、及评语全部合格后,被教员安排进行考核。颜洋和其他3名同学(同一教员)接受了第一次考核,然而,几名学生全部没通过。由此,颜洋希望更换教练,但被校方拒绝。

颜洋被安排Leader Fly(旨在帮助有问题学员改进的飞行),然而,Leader Fly更像是另一次“评估考试”。根据此次飞行情况,颜洋得到第一张警告信。颜洋再次接受考核,通过了FAA检查,可以单飞,却被教员要求继续跟飞3班。接着,他得到第二张警告信。这之后,颜洋一直没有被安排飞行。时隔17天,颜洋才被安排飞行,却得到了第三封警告信。校方向航空公司建议叫他停飞。

2018年9月18日至12月10日

同学们披露,接到第三封警告信后,在2018年9月18日至同年12月10日之间,颜洋没有接到学校关于任何飞行训练的安排以及通知,也没有安排心理疏导。

同学说:“不管不顾,不管你在干什么,公司(深圳航空公司)和学校进行过反复沟通。公司从我们递交的报告中,指出是我们的教员有问题,要求学校换学员。但是学校态度强硬,学校不让步。”

后来,中国学生做出让步,承认颜洋有“问题”,并要求自费加时,得到了校方认可,同意他加时飞行。颜洋得到了最后的机会。按照同学们的说法,若拿到3张警告信,就会被校方要求遣返。

2019年2月4日之前

颜洋被公派至美国航校学习飞行,学期10个月,需飞行约230小时。如果需要在公费范围外增加飞行小时,需要学生自己向美国航校支付额外费用,每小时大约300美元。颜洋当时累计飞行还不到60小时。

同学说:“颜洋自费加时飞行10个小时之后,顺利完成了单飞,时任主任教员给他的单飞批准。学校的公开信中说他‘没有天赋’、‘不合格’,实际上他可以单飞。单飞完之后,颜洋被分配了教员,进度回归正常,进入私照二阶段飞行。”

同学们说,本来以为一切正常了,但颜洋的新教员是“兼职”,“飞行班次稀疏”。

同学说:“颜洋后来总共飞了3班。第一班至第二班,相隔6天,第二班和第三班相隔5天。飞行需要连贯,保持有熟练度,这么大的间隔,很难飞出来。3班之后,教员离职,颜洋同学处于没有教员的状态……学校不认为有问题。”

此时,已经到了2019年2月4日,颜洋飞完最后一班后,曾多次询问飞行安排。停止飞行16天后,颜洋被安排再次飞Leader Fly。同学说:“Leader Fly 不是这么给的。Leader Fly本意是帮助后进,当出现大问题时。学生自己的教员认为他需要一些帮助,申请主任教员带飞,一般来说主任教员技术更加精湛。但是,我们的Leader Fly经常用于评估,而不是辅导。飞行评语经常被作为构建书面警告的证据。”

16天中没有机会飞行,颜洋在Leader Fly中表现不佳,被给予差评。颜洋从此再没有教员,没有飞行。

2月4日至3月29日

一直到2019年3月29日,颜洋和班上同学一起去和私照经理沟通,提出质疑。据后来同学们反映,私照经理称他“忘记了……度假……工作太忙”,说要去看同学的飞行进度,重新评估。

但是,有同学介披露:“我的同学并没有触犯任何一个需要重新评估飞行情况的条款,本来应该去做的事情,是再分配一个教员。”

之后不久,颜洋收到第四张书面警告,因为“进度太滞后”。当时颜洋的心情、心理状况如何,已经不会有人知道。

4月8日至4月16日

同学们披露,颜洋一直等待着教员、等待着训练,却接到了第四张警告信,被再次安排进行评估飞行,而不是被安排教员、被安排训练。

同学说:“私照经理说,你们的价格是固定的,如果我要分配一个教员,正常地飞完你的班次,我需要多浪费多少多少钱。但是,如果我直接让你进入评估飞行,你飞出来的话,我就能节约节约多少钱。他说‘你们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航空公司并不在意你们的飞行生涯,OK?我为你安排评估飞行’,并强迫颜洋同学在两位主任教员中选一位,来进行最后的评估飞行。”

同学说:“颜洋没有办法,随便选了一位教员,在进行最后的3班评估飞行之后,第一班飞行,满意,后两班不满意。2019年4月15日晚上收到了4月16日早上与私照经理见面沟通的通知。”

4月12或者4月13日,颜洋和母亲进行了最后的视频通话。颜母说:“最后一次视频好像是12或13号。我就问他怎么样,他说可能飞得不是太那个……飞得不好,我说飞得不好,咱该回来就回来 ,他说行,没问题。我转专业,大不了……啊,行。”

同学说:“这几次飞行,报告中写明是颜洋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行,回国。4月16日早上,颜洋不去见私照经理,而是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来美学飞行 中国小伙轻生
颜洋自杀的洗手间(侨报记者章宁摄)

公派生学费10万美元 若被遣返得赔偿13万

据美国航校的中国同学们回忆,4月16日早上6点,颜洋被发现在宿舍自杀,“他用窗帘上的细绳,栓在自己颈部和洗手间的门把手上,背靠洗手间门,坐在地上……就那样把自己勒死”。

颜洋带走了他自杀的原因,留下的是他的飞行记录、飞行评语、一封封“要命”的警告信。这些文件即使不能全部解释颜洋自杀的原因,至少给他的飞行职业生涯打上绝望的标签。对于自杀事件和颜洋的学习状况,校方和中国同学们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颜洋突然离去,令同学们非常震惊。颜洋同宿舍的室友不少都是颜洋大学同寝室的同学,平时关系非常融洽,同学们都说颜同学非常善良、单纯,“平时闲暇就是看看动画片”。

关于4月16日的惨剧,同学们认为,学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质疑颜洋在飞行训练中遇到的问题是否都得到了合理解决。校方则认为,颜洋是一个“不成功的飞行员”,并要求深圳航空公司召回颜洋。颜洋飞行小时显示,他从2018年8月入学到4月16日离开人世,一共累计飞行约60小时,其中私照第一阶段常规飞行累计24.5小时,私照第二阶段常规飞行3班次,每班次约1至2小时。

据了解,这些由航空公司公派到美国学习飞行的中国学生们的目标是拿齐3个证:私照、仪表、商照,学习安排为期10个月左右,飞行小时累计约230个左右。从数字观察,虽然10个月时间已经过去大半,颜洋的飞行小时不到一半。他的飞行进度为何如此滞后?颜洋有没有和校方沟通过进度事宜?对于飞行时间、考核时间等进度安排,颜洋、或者其他美国航校的中国学生们能自主安排吗?学生们想飞就立刻能安排飞,不需要等待吗?学生们能够参加考核了,就能及时被安排考核?同时,已经通过私照第一阶段考试、而整体飞行学习还没有进行到一半的颜洋,为什么被评估为“不合格”?

颜洋系中国南京航天航空大学学生,读完大学二年级后,签约中国深圳航空公司后,被公派至美国航校接受飞行培训,计划考取3个执照之后,毕业回国继续深造可以成为公司飞行员。

颜洋的母亲杨双爱说:“他很优秀。因为他当时考的时候(签约航空公司来美国学习飞行),真是经过层层的筛选、层层的选拔,N多次的面试,N多次的考核,他都通过。雅思考试也是一次通过。他的英语考试都是特别好的,英语成绩很好……”

这些经过层层选拔、最终被航空公司挑中的学生在学习飞行之前需要先和航空公司签订合同。有同学说:我们公派来这里学习,学费10万美元,如果被遣返,我就得按照合同,大约需要赔偿130%。具体金额按照来美国学习了多久(折算),常规是10个月。”

“颜洋是2018年8月去美国学习的……我们不知道(飞行学习不毕业遣返回中国)会有赔偿的后果,孩子没有说过,”颜母说。

飞行学习初始阶段是私照第一阶段,颜洋在参加考核之前,共上了了18个课程,累计24.5个飞行小时,飞行记录上全部指标显示“满意”(S),评语也很好。颜洋的第一位教员,是一位刚毕业不久的新教员,在完成初始飞行学习后,安排颜洋和同组4名学生一起进行私照第一阶段的考核。该教员训练下的、包括颜洋在内的5名学生,除1人中断,4名一阶段考核均不通过。根据校规,学生可以更换教员,颜洋打算换教员。由此开始,颜洋的命运一步步发生了变化。

同学说颜洋的教员“很新”、“刚刚毕业几个月”、“不负责任”,“最开始的18节课,没有教东西,也不认为有问题,认为飞行OK,都给了非常好的飞行评语。而(该教员)班上的5名同学。除1名中断,4名参加的全都挂了”。

常通过视频和儿子联系的颜母,当被问及是否了解儿子的学习状况时,曾说“他只是跟我说,在那边,航校的教员是一个新的、刚刚毕业的,后来对他们态度特别的不好,遇到问题就对他们大吼,我问为啥对你们这个态度,他说教员对他们没有责任心,不是真心为学员着想,都是为了他们自己”。

来美学飞行 中国小伙轻生
颜洋生前的学习资料(侨报记者章宁摄)

据同学们讲,比对提供的飞行记录,可以看到,18课程之前指标、评语都非常好,但是之后,突然发生变化,“颜洋和同学去申请更换教员,校方驳回要求,指责说我们不是顾客(深圳航空公司),我们只是学生。没有权利要求学校更换教员。同学们又联系航空公司要求换学员。公司致电学校,但被拒绝了。不过,教员也被学校进行了评估分析,由此教员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从飞行记录中可查明”。

颜洋的第二封警告信来得更加突兀。在收到第一张警告信后,颜洋分别于2019年8月20日与2019年8月27日与当时私照主任Nick飞行了两个班次,得到了Nick的认可,颜洋再次被提交到飞行检查,通过了FAA认证检查员的飞行检查。FAA认证检查员认定学生有资质进行单飞。但是,颜洋仍然被教员要求同飞,飞行3班过后,颜洋又被学校发警告信。颜洋这段经历,让同学们充满质疑。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加令人费解。在与教员飞过3班,接到警告信后,一直没有被安排进行飞行训练。时隔17天,一直到9月17日,颜洋才有机会再次飞行。9月17日和9月18日,颜洋进行了两次飞行任务,分别是与时任私照主任教员Matt以及教员。而完成这两班飞行后,再次接到警告信。也就是第三封警告信,学校以此为依据向当事人所属航空公司发送停飞建议。

微信里 扫一扫
来美学飞行 中国小伙轻生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侨报,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外新闻小编

关注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即时收取美国亚特兰大市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亚城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