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美国女子服用特朗普“神药”19年:我怎么可能确诊?

“当他们告诉我诊断结果时,我感觉像被判了死刑。我感觉,‘我会死掉’……我当时在想,我怎么会生病呢?怎么可能?我在服用羟氯喹的”,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一名女子说道。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地方频道WISN 20日报道,这名女子金(Kim,化名)患有红斑狼疮,为了缓解疼痛她已经服用羟氯喹长达19年,但其仍在最近确诊新冠肺炎。

羟氯喹,正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数月来“拼命推荐”,甚至不惜亲身尝试的“神药”。

美国女子服用特朗普“神药”羟氯喹19年:我怎么可能确诊?

金 视频截图,下同

据金的说法,新冠疫情开始后,她只出门去了杂货店。金之前听信了特朗普关于“力荐”羟氯喹的说法,她以为,她会很安全。

然而,金在今年4月中旬出现咳嗽、发烧、呼吸困难等新冠肺炎症状,并于后确诊。

对此,一直在服用羟氯喹的金感到很惊讶,她说道,“我怎么会生病呢?怎么可能?”

金表示,一些人可能会反驳说,“没人说过这(羟氯喹)是治愈的方法,也没人说过这能保证你的安全”,但事实并非如此。

美国女子服用特朗普“神药”羟氯喹19年:我怎么可能确诊?

特朗普曾反复宣称,羟氯喹可能会对新冠肺炎有治疗或预防作用,5月18日,他突然爆料称,自己正在“以身试药”。

特朗普表示,自己在一周半的时间里每天都在服用羟氯喹作为新冠肺炎的预防措施,而“到目前为止,似乎一切正常。”

特朗普还声称,“还有很多关于羟氯喹的好事发生,你会惊讶有那么多人竟然都在服用羟氯喹,特别是前线的工作人员,为了预防得病都在吃。”

对于特朗普的言论,金很生气。她说道,“你吃那种药根本就不安全,它(羟氯喹)并不能预防任何疾病。

你还是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特朗普说他会吃这种药,还想告诉全世界这药有效,这挺让我抓狂。”

金已经在医院治疗了七天,现在已经接近康复,但她仍在家吸氧。

美国女子服用特朗普“神药”羟氯喹19年:我怎么可能确诊?

特朗普最近的“以身试药”也招致大量批评,就连向来紧跟特朗普“节奏”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内尔·卡乌托都出来告诫观众称,服用羟氯喹具有风险,甚至可能会让易感人群“失去生命”。

当前,特朗普已经宣布将会停止服用羟氯喹。4月份,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曾对羟氯喹发出安全警告;

5月21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也表示,尚未发现羟氯喹或氯喹对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有效。

美国女子服用特朗普“神药”羟氯喹19年:我怎么可能确诊?

今年3月,因特朗普极力宣传氯喹可能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为预防新冠肺炎,误服用于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最后,丈夫不幸身亡,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

微信里 扫一扫
美国女子服用特朗普“神药”19年:我怎么可能确诊?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龙玥,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