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美国监狱被曝狱警殴打国会事件中被抓的川粉,有人被打到颅骨骨折眼睛失明

在1月6日,众多川普的支持者们冲击了美国国会,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圈定400多位嫌疑人,至少200人被起诉,多人被捕。

综合《政客》等多家媒体报道,当地时间4月6日报道,在许多被告人所在华盛顿监狱中,狱警和囚犯之间的紧张气氛正在升高。数名囚犯称自己被惩教人员残酷殴打,有人甚至被打到视网膜脱离,眼睛失明,颅骨骨折。

数周以来,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关押的国会骚乱案的被告人一直抱怨说,他们每天被禁闭在牢房中长达23个小时,几乎无法与他人接触。

一位名叫桑德林(Ronald Sandlin)的被告人周二(4月6日),他在法庭上公开指控监狱警卫对他们这些被指控冲击国会的人员使用了暴力、威胁和骚扰。

桑德林被指控曾在国会大厦内抽烟,并参与同国会警察的斗殴,企图夺取一名警察的头盔。他在美国地方法院举行的线上保释听证会上,对法官达布尼·弗里德里希(Dabney Friedrich)表示,他与其他被告人都受到了来自狱警的威胁,并且不知道该如何承受这种“精神折磨”。

桑德林向法官介绍称,另一位被告人38岁的瑞安·萨姆塞尔(Ryan Samsel)被狱警殴打,现在视网膜脱离,一只眼睛失明,颅骨骨折。萨姆塞尔被控推翻警方设置的路障,他还因涉嫌与在新泽西州的无关袭击而被捕。

桑德林还描述了少数族裔狱警对大部分白人被告的种族仇恨。他说狱警曾把“著名”的川粉理查德·巴内特(Richard Barnett)按倒在地上殴打,其中一名警卫还对其斥责“我讨厌所有白人和你们信仰的宗教”。巴内特曾因为闯入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办公室,并把脚搭上她的桌子拍照而一夜成名。

萨姆塞尔和巴内特的辩护律师证实了桑德林在法庭上描述的情节。

其中受伤最重的萨姆瑟尔的辩护律师补充了更多细节。

事情起始于3月20日下午,当时萨姆瑟尔抱怨狱警花了几个小时才给他拿卫生纸后,双方发生了争执。

当天晚上,萨姆瑟尔被转移到了另一个牢房。

午夜时分,两名警卫来到萨姆瑟尔的牢房,用扎带(zip-tie)将他的手臂束在他的背后,将他拖到了牢房监控摄像头视野之外的地方,把他打的血肉模糊。

萨姆瑟尔的鼻子被打断,下巴脱臼,左脸失去感觉。除了脸上严重的瘀伤和肿胀之外,扎带还给他的手腕造成了严重的割伤和瘀伤。

萨姆瑟尔的辩护律师伊丽莎白·帕斯夸里尼(Elisabeth Pasqualini)说,“他遭受了严重的身体伤害,其中包括颅骨骨折,眼眶底破裂和眼眶骨骨折,这使他右眼失明,并且可能永久丧失视力。”她还补充:“自袭击以来,萨姆瑟尔至少发生了一次癫痫,潜在的医疗问题使他面临非常高的胸部并发症风险”。

“听其他犯人说,他当时被打后脸看起来像被踩烂的西红柿”,另一名辩护律师史蒂芬·梅特卡夫(Steven Metcalf)说:“我见过萨姆瑟尔,那些天他的两只眼睛都是乌青的,两周后都还没消退。他两个手腕上的皮肤都撕烂了,可以看出当时扎带捆的有多紧”。

萨姆瑟尔在送医住院后,4月6日转移到了另一个“未公开”的监狱。他的律师们正打算对这两名具体的警卫和发生这种情况的监狱设施提起诉讼。

帕斯夸里尼说,她知道许多人可能不会同情那些被指控袭击国会大厦的人,但是那些没有被定罪的人不应该面对如此严酷的条件,所有人都不应该受虐待。

监狱系统发言人表示,此事正在联邦系统的调查中。

哥伦比亚特区惩教部发言人基娜·布莱克蒙(Keena Blackmon)在一份电子邮件的声明中说:“惩教部非常重视所有囚犯,员工和承包商的安全与福祉”, “我们知道一名囚犯的指控,司法部门正在调查。”

联邦调查局(FBI)发言人则表示不会透露该机构对萨姆塞尔提出的指控采取了何种处理方式,但表示已经向特工提供了建议。“FBI知道了这些指控,但是,从政策上讲,我们既不能确认也不能拒绝进行调查。”该发言人在4月6日晚上的电子邮件中说。

1月6日参与冲击国会的被告都被关押在华盛顿特区东南部的惩教所,这里通常用于关押有健康需要或需要与普通监狱隔离开的囚犯。辩护律师说,目前约有40名被告关在这里。

哥伦比亚特区监狱发言人和代表当地政府处理此类问题的律师没有立即回应对这些指控的置评请求。副监狱长米歇尔·琼斯(Michelle Jones)在上个月提交给法官罗伊斯·兰贝思(Royce Lamberth)的一份声明中说,1月6日的被告都被关押在“限制性住房”中,以避免他们与其他囚犯可能发生争执。

在周二的听证会上,法官弗里德里希没有直接回应桑德林关于监狱的申诉,但表示将在周四(8日)进一步听取他的指控。检察官表示反对桑德林的保释,称应该继续将他留在监狱里等待审判。

在周二的另一场听证会上,负责处理1月6日案件的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贝丽尔·豪厄尔(Beryl Howell)对巡回上诉法院3月26日作出的一项裁决公开表示愤怒,该裁决同意释放出两名1月6日事件被告埃里克·蒙切尔(Eric Munchel)和丽莎·艾森哈特(Lisa Eisenhart)母子俩。

丽莎和她的儿子均未损坏国会大厦的任何财产或实施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只是在国会大厦被打开后走进去看了看。但丽莎被指控为“对国家的威胁”,她的儿子被指控为“ 川普捍卫者”,两人面临无限期监禁。

华盛顿特区巡回上诉法院要求司法部区分实际的破坏国会的罪犯和只是看热闹的人。同时,他们还强调,1月6日的事件几乎是在独特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需要通过那个角度来评估对骚乱嫌疑人的未来行动的预测。

当豪厄尔对此表示不满,她敦促检察官继续向华盛顿美国检察官办公室的高级官员约翰·克拉布(John Crabb)提出申诉。豪厄尔说:“巡回法院的观点是,天哪,带上泰瑟枪,带上扎带,在参议院里走来走去——这不是未来发生危险的迹象”。

不过讽刺的是打砸抢烧的Antifa暴徒和BLM暴力破坏者们以及真正犯罪的囚犯在这些法官眼里却成了不重要的事情。

根据KGW新闻报道,去年夏天在波特兰市中心的BLM抗议活动引起的数十起联邦案件,迄今为止,美国司法部已悄悄驳回了90个案件中的34个案件,包括轻罪和重罪指控。威拉米特大学的法学教授劳拉·阿普曼(Laura Appleman)认为检察官们需要考虑资源和已经很忙的案件量,他解释说:“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必须仔细检查,考虑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起诉所有这些是值得的吗?”

上周六,一名因“疫情零保释金”而被释放的罪犯在加州河滨县刺死了一名遛狗的亚裔妇女;去年12月,纽约法官释放了一名谋杀嫌疑人乔丹·本杰明(Jordon Benjamin),之后他再次刺伤一名妇女被捕,紧接着他又再次出狱;在底特律,一名法官决定释放四名犯有性侵罪的重罪犯,其中一名重罪者随后以刀子袭击并强奸了三名妇女……

对于这些检察官和法官们来说,这些不比“川粉”更值得关注吗?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亚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