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效果惊人!美国FDA批准首个生发口服药,真能长头发

好莱坞影星威尔·史密斯今年早些时候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对拿他妻子的秃头开玩笑的主持人挥拳的场景震惊了很多人,也让脱发这个话题已经迅速进入公众视野。

最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一种名为 baricitinib 的药物,作为第一种用于治疗严重脱发的口服片剂。这个由礼来公司生产的药物,通过阻止免疫系统攻击毛囊来再生头发。

这些药物的标价每月接近2500美元,但FDA的批准很可能会将它们纳入保险范围。同时,另外两家公司,辉瑞和 Concert Pharmaceuticals也在紧锣密鼓的开发类似的药物。

很多人平时都可能面临脱发的困扰,而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一种疾病。这种被称为“斑秃”的病,又被称为“鬼剃头”,可发生于任何年龄,除无毛发外,皮肤不存在其他异常。对于大多数患有斑秃的人来说,这种疾病最开始表现为头部的一个或几个圆形、不规则的头发突然缺失,有些人的头发可能会在数月后重新长出来。但那些重症患者的情况要糟糕得多。他们可能有一天会注意到头上有小秃点,三个月甚至只要三周,他们身上就没有毛发了,包括睫毛和眉毛,甚至是鼻毛和耳朵上的毛发。

根据 FDA 的数据,超过30万名美国人患有严重的斑秃。很久以来,一直没有使头发长回来的有效治疗方法。

礼来药物在两项试验中进行了研究,并于上个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涉及 1200 名严重斑秃患者。近40%服用该药物的人在36周后头发完全或接近完全再生。一年后,将近一半的患者头发恢复了。

礼来研究中的患者经历了相对轻微的副作用,包括痤疮、尿路感染和其他感染的风险略有增加。这些副作用很容易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得到恢复或改善。

耶鲁大学皮肤病学教授布雷特·金(Brett King)博士是礼来公司两项试验的首席研究员,同时也是其他公司赞助的试验的主要负责人。他说他对药物的成功率会变得更好感到乐观。

这些被称为JAK抑制剂的药物之前已经上市并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布雷特说,他注意到 2012 年和 2013 年医学会议上提出的三份摘要表明 JAK 抑制剂可能会逆转斑秃。

不久之后,一位名叫凯尔(Kyle)的 25 岁男子来治疗牛皮癣。他几乎没有头发,他的头和身体有大的红色鳞状牛皮癣斑块。

凯尔在高中时戴着帽子参加舞会时开始注意到他严重脱发。他去洗手间,摘下帽子,惊恐地发现帽子里有很多头发。

布雷特看着凯尔的斑秃问他愿不愿意尝试一些以前没有人做过的事情,他介绍了这种药物,并获得了凯尔的同意,八个月后,他恢复了头发。

在布雷特发表关于凯尔的报告后,其他医生开始尝试 JAK 抑制剂。

马萨诸塞州 Beth Israel Lahey Health 的脱发中心主任玛丽安娜·马克雷德斯·塞纳(Maryanne Makredes Senna)博士也在其中。

“看到这种惊人的影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玛丽安娜说,“他们进来时没有头发,完全脱离了生活。他们的目光低垂。他们回来说,‘我的生活又回来了。我回来了。

娜塔莎·阿塔娜斯科娃·梅辛科夫斯卡(Natasha Atanaskova Mesinkovska)博士是美国国家斑秃基金会的首席科学官,也是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皮肤病学教授,她帮助制药公司为他们的试验寻找患者。她也对那些对药物有反应的人的结果印象深刻。

她说,严重的脱发不仅“剥夺了一个人的身份”,而且是“一个医疗问题”,并补充说,当人们的鼻子和耳朵脱发时,会影响过敏和听力。

住在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的27岁的数据中心技术员克里斯蒂安·丹尼尔斯(Christian Daniels)说,脱发也影响了他的眼睛。没有睫毛,灰尘会进入他的眼睛并刺激到眼睛,以至于他开始在眼睑上涂抹凡士林。

丹尼尔斯在25岁时开始掉头发。一个月内,他所有的体毛都掉光了。他说,新冠疫情是“因祸得福”,因为他可以在家工作。“我觉得我的生活被搁置了,”他说。“我觉得唯一重要的是如何让我的头发恢复原状。”

他通过“谷歌搜索”找到了礼来公司的试验。

现在,他说“这几乎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尽管有时当他照镜子仍然会想起没有头发时的自己。

布列塔尼·克雷格洛(Brittany Craiglow)博士是康涅狄格州费尔菲尔德私人诊所的皮肤科医生,她说严重的斑秃对儿童来说尤其困难。

一位来自马萨诸塞州坎顿的患者卡西迪·麦克韦尔(Cassidy Mackwell)在 8 岁时失去了头发。当成年人看到她时,他们认为她患有癌症。

“当我们在餐厅吃饭时,人们会来找卡西迪,”她的母亲梅丽莎·麦克韦尔(Melissa Mackwell)说。有些人甚至会尝试支付他们的餐费。“他们会拥抱她说,‘我很抱歉。继续战斗。’”

住在新泽西州贝尔维尔的克雷格洛医生的一位病人布鲁克·尼尔森(Brooke Nelson)在一年级时就失去了长长的金发。布鲁克对她的脱发感到非常尴尬,以至于她的母亲在家给她上课。

她带着布鲁克去了一个又一个医疗中心,一个又一个医生,但无济于事。“如果这意味着让布鲁克恢复头发,我会放弃我的房子,放弃一切,”母亲说。

当母亲准备带布鲁克出国进行干细胞治疗时,她找到了克雷格洛,她给了布鲁克一种JAK抑制剂,她的头发又长回来了。

“这是一个奇迹,”母亲说。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