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虎妈与耶鲁法学院的战斗

耶鲁虎妈前段时间再次成为新闻热点,这是我在第一时间在粗看了新闻后对朋友的留言:

“是否停止了她的教授职位不确定。她以前就被停止指导小组的学生,这次似乎被耶鲁法学院的学生诬告了。她丈夫因性搔扰被停职二年在家,她应该很小心在家再举行聚会的。

她和她和丈夫的书谈及美国成功人士的Triple packages(group superiority, insecurity and impulse control)与自由派的耶鲁格格不入,这次纯粹是被他们霸凌。好在婚姻还在,这样一来更能巩固婚姻了。我见过虎妈,她是不可辱的性格”。

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虎妈仍然是耶鲁教授,只是她不会指导耶鲁学生的小课教学,她以前就犹豫是否应该担任那些小课的教学,为耶鲁官方请求后她才答应的。

她曾与耶鲁法学院有个协定,不再担任小课的指导教授,原因也是自由派学生在Kavanaugh和她丈夫Jed涉嫌性骚扰的事情上栽赃她。

耶鲁法学院的有些学生在竞争美国最高法院法官Brett Kavanaugh的实习生位置时,会找虎妈咨询。虎妈在言谈中似乎告诉应聘的女生,Kavanaugh喜欢漂亮的女生,所以穿戴举止要考虑这些。这是很正常的咨询意见,虎妈不承认她说过那些被媒体夸张的话。

Kavanaugh是耶鲁法学院的毕业生,在他的最高法院听证时,耶鲁极端左派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对自己的校友,采取的行动包括静坐示威,大有要让他成为耶鲁前教授伯克放弃最高法官提名的命运,但勇敢的Kavanaugh挺了过来。

虎妈在整个过程一直支持Kavanaugh,并且在华尔街邮报上以《Kavanaugh是妇女的导师》为题发表公开信力挺他。虎妈自己的从耶鲁法学院毕业的大女儿索菲娅,在此文章发表一年后成为Kavanaugh的实习生,但是她们拒绝承认这有任何的利益交换。

自从虎妈的畅销书发表后,她雇的危机处理顾问希望她在面对负面新闻时应该保持沉默,但是那个调皮的哈佛毕业的小女儿Lulu则不同意妈妈这样做:“你这是陈旧的方式,不是现在的途经。现在很多战斗发生在社交媒体”。

但是这次耶鲁做的太过份了,虎妈是从耶鲁每日新闻那里得到的耶鲁法学院对她的处理决定,耶鲁媒体的文章写好后让虎妈评论。虎妈与耶鲁法学院院长讨论很久,但是耶鲁法学院院长将此消息未经允许先透露给了媒体。虎妈在得知消息后,发表公开信直接谴责耶鲁法学院院长Heather Gerken将她当成罪犯对待。

虎妈夫妇是耶鲁法学院备受欢迎的教授,耶鲁法学院学生这样认为:“They were among the most beloved professors at the school(他们位于法学院最受爱戴的教授行列)”。

最近在事发几个月后,虎妈再接受耶鲁校友创办的《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说出了不少细节。耶鲁法学院校方总是以为亚裔女性不会反抗,但是虎妈不是一般的人。她站在丈夫一边驳斥那些泼在他身上的谣言,她丈夫矢口否认自己存在任何性骚挠女学生的行为。

虎妈将支持她的67封学生来信放在自己的网站,这些信中最令人瞩目的是耶鲁法学院没有给她可以理解为申辨权利的“Due Process”,然后直接利用媒体来中伤她。

虎妈直接提出了尖锐的问题:如果大学不让她与学生社交,耶鲁为什么给她上小课的任务?虎妈的推特更加尖锐:“assumes an Asian American woman would never fight back. THINK AGAIN.” (“想当然亚裔女性永远不会反击的人,请你三思!”)

从现在虎妈透露出的信息,我当初认为虎妈被有些耶鲁人陷害的原始判断是正确的。他们所说的聚会只是几次虎妈组织的意在帮助法学院少数族群学生的活动,包括同性恋和亚裔女性学生所遇到的困难,虎妈受到停课处分的丈夫不在场。

参加者都是新冠检测阴性的,大家保持十英尺的距离,并且所有聚会都是在晚上七点钟就结束了。就是这些为了帮助危机中的学生的聚会,被谣传成酗酒违规,或者联邦法官也出席了,甚至虎妈因此丢了工作。

耶鲁永远在法学院排名中列为第一名。如果考虑耶鲁法学院的人数不及哈佛法学院的一半,耶鲁每届220左右对哈佛法学院的560人,耶鲁法学院取得的培养这些杰出人士的成就格外令人印象深刻:四位最高法院法官,与哈佛平分秋色。克林顿总统和国务卿希拉里,以及福特总统。

我们只是希望耶鲁法学院院长Heather Gerken不要继续做荒唐事,她本科毕业于普林斯顿然后读了密西根大学法学院。

虎妈说她会留在耶鲁,但是以后对于在家里办爬梯将会十分小心。

什么人会损失呢?那些需要虎妈帮助的少数族裔耶鲁法学院的学生。

虎妈的丈夫因性骚挠被耶鲁停止教授职务

这周一的上午,耶鲁教务长给耶鲁法学院的教授致函,通知耶鲁对宪法学教授Jeb Rubenfeld的处理决定:因为他的性骚挠行为将被耶鲁即刻停职二年,回来后也不能上小课,耶鲁还会限制他与学生的密切接触。

Jeb Rubenfeld教授是我们熟知的虎妈的丈夫,他们共同培养了一双优秀的女儿。

这是耶鲁对数位学生的性骚挠指控的回应,这些性骚挠包括语言、未被允许的身体接触和试图的接吻,性骚挠的地点可能是在耶鲁教室或教授家里的聚会中。如果以此为标准,川普和拜登都要严重得多。

这个指控在2018年就被英国卫报报道过,所以整个调查过程历时几年,当时Rubenfeld教授认为这些指控不至于伤及他作为耶鲁长时间的终身教授的职位。

当时还报道虎妈因严重疾病住过院,不知现在好了没有?我在她应邀来圣路易斯做报告时见过她,也买过和读过她的畅销书《虎妈的战歌》。

谈及虎妈的畅销书是否对他们的俩女儿有过负面影响,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她们均读了哈佛本科,索菲亚和Lulu(Louisa)分别在耶鲁和哈佛法学院读书,并且她们都在公开场合为父母的付出辩护。

虎妈的那本书是在家庭危机时写的,为非常焦虑的情绪下的一种发泄,当时自己的哈佛MD/PhD的妹妹身患癌症,虎妈与小女儿Lulu的关系也面临破裂的边缘。

Jed Rubenfeld教授这次完全否认来自耶鲁的指控,这是他的原话:“I absolutely, unequivocally, 100 percent deny that I ever sexually harassed anyone, whether verbally or otherwise.”(我绝对的,毫无疑问的,100%否认,我曾经性骚挠过任何人,无论是语言或其他形式。)

但是耶鲁法学院院长Heather Gerken回应道:“我们不能对正在调查或抱怨的案例发表评论,法学院和大学会对所有抱怨违反大学规章的行为都会进行深入的调查,然后大学会在需要的时间宣布他们的决定”。她进一步说:“作为院长,我非常严肃地看待这项职责”。

这个传闻已经两年多了,我想他们的家庭应该有所消化,现在就看他们婚姻是否能经受考验,我们还沒有看见虎妈的反应。耶鲁校友和教授当时对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Kavanaugh的性侵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

在虎妈和Jed夫妇的职业生涯里,耶鲁先给的Jed的教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大学都会给配偶相应的位置,她们夫妇都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虎妈本科也是哈佛,这就是他们的俩女儿都通过legacy读哈佛的部分原因,当然她们都够格,Jed的本科是普林斯顿的。

这样耶鲁就给了虎妈一个面谈的机会,在书中虎妈描写是在纽黑纹的一个餐馆里进行的,她说他们从那餐馆出来她就觉得耶鲁的工作职位的戏不大。

虎妈便去了杜克法学院,她带着俩孩子,Jed这样每周跑了好几年。随后虎妈在专业上的成绩获得关注,耶鲁才松口雇了她。她当时还在纽约过渡或访问研究,她在靠畅销书出名前曾是严肃的学者,其发现也与她的家庭历史有关。

她从菲律宾华裔的根看到那里的华裔左右当地的经济,华裔在那里和东南亚的所占比例都很小,以此她推广出一个宏大的结论:那就是世界很多地方的经济或政治不是由占大多数的种族决定,而是当地的少数种族主导的。

她观察到在墨西哥越往上层走皮肤越白,那可不是?好多墨西哥的总统就是白人;控制非洲肯尼亚经济的是以前英国人从印度半岛运去的印度人;还有欧洲或美国的犹太人以及中东的逊尼少数穆斯林流派。

还有好多例子,她独创一个“市场支配性的少数族群”的概念和理论,我拥有虎妈签名的那本书,可以说是虎妈的学术成名作。

虎妈和Jed的下面这些观点和做法相当右倾,我可以想象这些会使虎妈夫妇在耶鲁法学院的教授中处于相当的少数人群。

让我随便举举,他们关于优秀少数种族(还居然包括摩门教徒)在美国成功的几板斧头理论;虎妈对高院耶鲁候选人Kavanaugh的强力支持,并且建议耶鲁法学院女生去Kavanaugh那里面试实习生机会时,需要打扮成模特的样子,因为他喜欢漂亮女生,结果自己的女儿Sophia成了他的实习生;Jed在NYT发表文章批评大学对强奸的定义太严,认为耶鲁的有些做法是鼓励没有被性侵的学生称自己被侵了;这次性骚挠的指控发生后,Jed接受采访也指出,自己对美国鼓励男女运动员同等待遇的第九项法律条款的看法,使他成为报复的对象。

耶鲁这种流氓教授多着呢,当代美国著名建筑史学家耶鲁教授Vincent Scully把本系助理教授的妻子变成了自己的第N个太太。对于近代几十年里,美国最为著名的文学评论家耶鲁教授Harold Bloom,也有女学生实名举报在他家里被他性骚扰过。

耶鲁都对他们可能的淫荡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都是耶鲁的金字招牌。现在对Jed的报怨,在举报人的名字都不公布的情况下,耶鲁就下了重手,实在是不公平。

Jed和虎妈来自不同的文化,虎妈的父亲是伯克利名教授,拥有公式立命于学术界的人。Jed则是在自由主义的犹太家庭长大的,父母离婚,他自己甚至在普林斯顿毕业后想去当演员,在纽约朱丽娅学习过,也端过盘子,虎妈称他是最英俊的餐厅服务员。他在艺术上沒出息后,才去读的哈佛法学院。

Jed是长得人见人爱的帅,但是他的经历告诉他,孩子是需要放养的。在家庭生活中,虎妈绝对处于主导和支配性的地位,这点我们从俩女儿的Chua-Rubenfeld复合姓就可以看出。有次天蒙蒙亮,虎妈把丈夫叫醒,Jed坐在驾驶位问她:“我们去哪里?”,虎妈说开去纽约水牛城,Lulu有个小提琴的master’s class。

Jed是找了华裔太太的犹太窝囊废,与虎妈在子女教育上存在冲突时,他总是依着虎妈。他自己遵循一个原则,他从来不在俩女儿面前挑战虎妈。现实里他们的生活如何,我们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我见到的中国女性可以在大众广庭之下公然骂自己的白人丈夫,可以说她们把白人丈夫盘得团团转,虎妈至少在外面还是很给Jed面子的。

现在虎妈患病,Jed又出这事,希望他们家能度过难关。现在俩女儿都大学毕业了,他们离开耶鲁也能生活。况且Jed相当“不务正业”,当耶鲁教授时还喜欢写情杀小说,或许这是未来的一条生路。

本文转自:陌上美国

作者: 雅美之途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陌上美国,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