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被患上“新冠肺炎”的经历分享

在美国中西部著名的落基山脉脚下的科州,曾经是美国户外活动热爱者的天堂,终年白雪覆盖着远山,蓝天白云,属于典型的高原气候。在这里断续生活了30多年的我,也是得益于登山徒步骑行,身体锻炼的很结实。

今年,发生了许多戏剧性变化。突然的,媒体,政治家,医生等等。。。抽了羊角风一般,把“pandemic”随手就撒向人间。人们草木皆兵,生活方式完全改变,经济停顿。随着“新冠”数字高潮迭起,很多与我类似的不愿人云亦云的“另类”,不断在疯狂的媒体数字中逐渐捕捉到其实很明显的操纵痕迹:CDC关于总死亡人数下降的数字图表,FOX报道的德州和佛州各大诊所测试点报假数字超过80-90%之多,我所有朋友工作的大公司几乎没人得“新冠”;我所有去的各种商店,每一家我都仔细询问,那些整日暴露在高客流量的人群中的雇员也没有得这个“病”的。。。加之显而易见的政治角逐愈演愈烈,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盲目轻信别人,按照媒体希望的那样跟着害怕,起哄,被操纵。

我以为我可以在适当的与人保持距离的方式下,持续我主要的户外锻炼,和居家工作生活方式,与在“新冠”中惊慌失措,怨声载道的同事及相干和不相干的人求同存异,相安无事。

可是我错了。

错就错在,我最终发现,在“pandemic”时期,你不可以生病!

两星期前,一向坚持锻炼的我,和好友去南边山脚下的一座老房子住了一宿。这一宿,在炎热的夏天,没想到却阴冷无比。

着凉了,浑身疼,早晨起来吭吭吭,流鼻涕。晚上发烧。

还好,我结实,这根本不算啥。晚上还下馆子大吃,所以在烧起来时自然就吐了。

第二天,退烧了,但是受凉的后背酸痛无比。只跟老板请了半天假,工作很忙,不好意思。虽然感觉累,倒也无大碍。周末如约和孩子去山上徒步,未成想,晚上突然又烧了起来。周一给老板打了电话,说再次发烧,想歇一天。

这下子天翻地覆了。

本来是要睡觉的,可是电话就没停过,各种大惊小怪的公司来电。其中老板的电话尤其令人匪夷所思:我现在和公司领导层商讨后通知你,你被认为是covid-19患者。我打断他:为什么?他说,这是公司的决定。公司主管副总已经正式通知了你一星期前开会见过的其他那家公司的副总,告知他们已经成为“新冠”密切接触者,让他们采取措施。

我十分震惊,问到,你如何这样武断,我只是着凉伤风感冒,我的生活方式不会得什么“新冠”(当然我没有兴趣告诉他我对这种全民忽悠的“新冠”根本存在怀疑)。

老板更加严厉有些生气的说,我只是在通知你,我在告诉你公司的决定。

于是乎,我就被公司“判定”患上了“新冠”!

随后就是与那次参加过会议的人员的通话,逐个解释我其实是感冒,不要担心。这些被老板几通电话搞得担心起来的人,会不会被无端的吓出病来,也未可知。

一个无中生有的“某公司”第一个“新冠”案例由此诞生。至少可喜可贺,我莫名其妙的为我的公司在“新冠”事业上做了“零”的突破。

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周二,具第一次发烧过去一周,第二次发烧也过去两天,感觉不错,下班去锻炼1小时,奶奶地,晚上又开始发烧,这次来势汹汹,把我根本撂倒。自己糊涂涂睡两天。心想,这和去年的那次肺炎情况很像,莫不是又得了肺炎。这可大意不得。于是给那个去年让我高烧8天诊断不出为啥,我也懒得更换的傻缺诊所打电话。一听我发烧,不由分说,不许来诊所。电话问诊。下载app,填写大量网上资料,blah,blah,终于约了医生Bonnie。上了线,刚说两句,提到希望照个X光看是不是肺炎。Bonnie马上说:你这个是新冠,而且是比较严重的新冠。我说,我觉得明明是着凉感冒嘛。她说,你一会发烧,一会不发,你还疲乏。你大喘一口一气给我。我深呼吸,由于过猛,我吭了一声。人家Bonnie得意的说,你看看,一呼吸,你就dry cough(干咳),你这是得了新冠,我肯定。

我说,我的生活方式,身边没有得这病的,我明显是着凉了,我提到了common sense。这下Bonnie生气了:在pandemic期间,没有任何common sense!我愣住了,我也很生气,我说:请你听听你自己刚刚说的。我认为无论在任何时候,尤其在混乱的年头,common sense 是我们最基本的判断的依据。她很生气,她说,你应该去做新冠测试,查出来后,由于你的病情比较严重,你要随时准备去急诊,喘不过气来要上呼吸机。

我说如果我得的是肺炎,你不下单子让我去做X光,我现在高烧,耽误了怎么办?她再次武断的说:你不是肺炎,你得的肯定是新冠。

下午昏昏沉沉的在高烧中再次下载另一APP,填几里长的表,约时间,去测新冠。上图就是测试现场。急诊室外门口设很多临时房屋,门口是测试员,车过去后,人家抽出一柄毛刷子,使劲在你鼻孔深处碾扫一通。就OK了。

(注:现在各医院急诊室都门可罗雀,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了:一切都是新冠,耽误治疗,死了也是新冠死的!)

回家,开始咳嗽。

要说,人的心理暗示真的很可怕。

胸闷,喘不过气。我怕是真的得了这病?

我给诊所Bonnie打电话,问能不能给开Hydroxychloroquine(羟氯喹)。几通电话没人回。下班前,终于回电:对不起,我诊所不给开这个处方。我基本不意外,问:为什么?对方:FDA没有证明这个药管用。我问,是不是FDA也没有证明此药不管用?对方:这个药有些副作用。我说:任何药都有副作用。这很常见的一味药,你们诊所从没有开过吗?对方:我们开过,做别的治疗用途。我:哦,那时候你们不介意它有副作用吗?对方:呃呃。。。 我又问:为什么那么多医生和病人都公开证明自己吃了这个药治好了新冠呢?对方:呃,我再去和x x医生商量一下,今天会给你答复的。

当然,再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

接下来等待结果的几天,发烧,咳嗽,糟糕的是早晨呼吸还真的困难起来。原本不迷信的我,吓的吃起来三月份从中国新冠冷却的热潮中归来时老妈给的一盒连花清瘟胶囊。这药显然属于寒性,吃了开始拉稀,得,这下又增加一个症状。

烧几天,几乎没吃东西,所以确实口中无味,得,再增加一个症状。

我想要说的是,在这种凶猛的外在的压力下,人很难不被带动,心理暗示。而有多少人是被吓病的甚至吓死的,我无从而知。

在一个人绝望恐惧的时候,好朋友,和大洋彼岸的家人,客观的分析了情况,帮着我终于找回突然被大傻B们忽悠走了的common sense:这所谓的pandemic是有很大水分的。我身边没有任何认识的人得这个病。遥远的有1,2例,但这与pandemic的格局完全不搭嘎。我不能无端的就信了大傻B医生的忽悠。自己应该有坚定的信念,相信自己的common sense。

虽然还是难受,虽然还是担心,但是平静多了。不至于想着和孩子交代后事了,呵呵。

早晨,测试结果出来了:阴性。

我呼的火气冒出来,在一个小群里不知用了多少粗话骂了个够。好朋友赶过来(我结果没出来时不让她过来),她说的对:还是赖你自己,为啥被别人忽悠?

她说的很对。我们大众普通人,内心都畏惧未知的瘟疫所造成的死亡威胁。如果一些人,在社会普遍道德败落的今天,随心所欲的动了摆布大众的心,一切都易如反掌。只要媒体一忽悠,编故事,编数字。。。稍稍整几下子,人们的恐惧心一出来,就很容易都跟着变成大傻B了。


我很喜欢这张图。以我们今天全民被忽悠的程度,如果有一天他们说,新冠病毒是存在于三尺以上的空间,肯定人们都会匍匐在地,像狗一样爬行。你觉得会不会?我的答案是十分肯定的。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此篇因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无法注明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小娅认领(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确认后我们会在后续文章作出单独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