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言情小说刻板描述亚裔女性 这些作家正努力改变这一点

言情小说最近被誉为一种革命性的阅读体验,这类小说经常关注的是女性的快乐和她们丰富的内心世界,是少有的大多由女性创作和为女性创作的体裁之一。言情小说还是出版业的基石,每年能带来超过10亿美元的销售额。但是女权主义者对言情小说的赞美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这些描述并不总是对女性有利。小说家们指出,特别是当涉及到亚裔女性的时候,这类小说对她们的描述总是带有顺从的性格这种刻板印象。

据NBC报道,有很多亚裔作家就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且用自己的作品予以反驳,其中就包括今年早些时候出版了自己处女作《The Chai Factor》的赫伦(Farah Heron),她是美国言情小说作家协会(Romance Writers of America,简称RWA)多伦多分会主席。

赫伦说:“当你看到这种描述一次又一次出现的时候,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懒惰的叙事方式。因为你看的不是这个人,而是在看你对文化的理解。”

上周大部分时间里,因为言情小说中对亚裔女性的这种描述,RWA深陷道德、种族主义和异族化的争论中,导致数名董事会成员离职。对很多作者来说,这次争论开启了一场迟到已久的讨论。

这一争论的起源是RWA对其前会员、《纽约时报》华裔畅销作家考特尼•米兰(Courtney Milan)遭投诉的处理方式。去年夏天,米兰和其他几个作家在推特(Twitter)上讨论了戴维斯(Kathryn Lynn Davis)1999年出版的小说《Somewhere Lies the Moon》。因为其中对亚裔女性的描述,米兰称这本书在“种族主义上相当混乱”。

在戴维斯和另一名作家向RWA投诉米兰的推文违反了该组织的行为准则后,RWA认可了她们的投诉。此后几名知名言情小说作家在推特上表达了他们对RWA这一做法的愤怒,支持米兰也成为推特热门话题。

不过几天后,该组织改变了做法,取消了投票,“等待法律意见”。RWA周四(9日)表示,该协会主席斯维德(Damon Suede)已经离职。

对亚裔言情小说作者来说,关于戴维斯书中刻板印象的讨论指向了一个更宏大、涉及整个行业的问题,那就是该如何刻画亚裔女性。赫伦注意到,很多非亚裔作者创作的亚洲女性角色要么过于顺从和安静,要么过于大胆和咄咄逼人。“暗示(这个角色)是在这样一种落后的文化中成长,并且试图进行反抗。”赫伦说,“角色之间没有细节上的差别。”

最近,知名言情小说作家克雷帕斯(Lisa Kleypas)修改了她2018年的小说《Hello Stranger》,去掉了其中一个场景,该场景描述了一个专门从事性艺术的不具名的印度女性。此前有评论家称她对南亚女性进行了异族化。

很多像《Somewhere Lies the Moon》这样的旧书的捍卫者表示,这些旧书不应该按照现在的标准去要求。不过批评者称,不管这种书是多少年前出版的,其中的种族主义仍然不可取。

而且,对亚裔和亚裔文化的异族化在今天的书中依然存在。作家卢比•朗(Ruby Lang)说:“我读过的最近出版的几本书中,亚裔角色都有‘亚洲人的眼睛’或者‘亚洲人的特征’,就好像来自如此大一个大陆的所有人都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长得一模一样。”

而米兰在回应针对她的投诉时写道:“对华裔女性的负面刻板印象已经影响到我、我的母亲、我的姐妹和我的朋友们的生活。这种状况会助长对像我这样女性的暴力和虐待。”

西方流行文化对亚裔女性所谓“顺从的、充满异国情调”的描述根深蒂固,已经流传好几代人,而且不仅仅是在言情小说中。上世纪20年代,第一代华裔女星黄柳霜(Anna May Wong)进入好莱坞后发现,自己被限制在类似“上海女儿”这种角色中,尽管她出生在洛杉矶,说话也有明显的美国口音。类似的桥段也出现在经典音乐剧《西贡小姐》中,这部音乐剧因为对越南女性的描述备受争议,以至于现在上演的时候经常遭到抗议。

菲律宾裔作家罗伊斯(Amara Royce)给出的建议是,让作者们深入研究自己想要描述的文化。她说:“想要自己的角色不流于表面,而且不存在刻板印象没有捷径可走。”(完)

微信里 扫一扫
言情小说刻板描述亚裔女性 这些作家正努力改变这一点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侨报网,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