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高娓娓:美国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看过北美崔哥的一段脱口秀说:

好好的一个中国人,在国内时严肃着呢,一出国就变了,逮着谁跟谁笑。和人笑还不够,见着小猫小狗也开始笑,就跟多善良似的。走进电梯里,那么小的空间,居然和陌生人对眼睛,还装着礼貌地打个小招呼,所有这些所作所为,都不属于我们中国人这个人种,都是彻头彻尾的装B。

前MTV中国首席代表李亦非女士感慨地说:“回国后好久才能适应,才能见到陌生人不对眼睛,不打招呼,不笑,装出冷漠或者狰狞的面孔,才能回到我们中国人的躯壳里”。

我在美国的三个儿子,即便是和我在电话里吵架甩脏字,挂电话时也要走形式地说一句,“love you, Dad. ( 爱你,老爸)。连我的美国雇员,如果好久没打电话了,也会假惺惺地来一句,“Love you, Boss.” (爱你,老板。)

……

高娓娓:美国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在西雅图机场我看到一个金发小女孩,也就五六岁吧,百无聊赖地拉着妈妈的手,无可奈何地跟着;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让她满脸倦容,不断地打着哈欠。可是,当她突然看到我一直在注意她时,在目光交错的一刹那,她那打了一半的哈欠戛然而止,脸上马上绽放出笑容,直到我也冲她一笑,目光移开她的目光,她才又开始继续她的哈欠。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都知道下意识地对陌生人展现自己的微笑美好和灿烂。这是出于对我的尊重吗?还是为了保护她自身的尊严?

……

崔哥的话,总是能让我深有感慨,又啼笑皆非。他说的很多事,都是我们这些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所熟知的生活细节。

美国人友善,对任何人都是,但要问我美国人好人多还是坏人多,我也说不上来。我只能以我的切身经历来告诉大家,大多数美国老百姓,都是善良的人。

腿受伤时在美国处处感受到温暖

高娓娓:美国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2012年秋季,我们在纽约朋友的森林里打猎玩,我从打猎吉普车上被甩了下来,脸着地,搓了一段路,到现在还有一块明显的印疤痕,脚踝受伤骨折,中国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要好好养着”,我成了客串残疾人。

受伤的头三个月里,一直在美国,那是伤势最严重的时候,到哪里都要拄着拐杖,很不习惯。但周围那么多陌生人,给我的体贴和周到让我很感动,谢谢这些周到的贴心,残疾人在路上也么有那么的困难。

有一次,我从皇后区坐地铁去曼哈顿办公室处理点公事,还在地铁上就发现有人一直跟着我,不远不近,但总是看得见这个人。刚开始我有些些害怕,以为是坏人。但仔细看过之后,发现这个人不像坏人,而且青天白日之下,在公共场合,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所以好奇心战胜了胆怯心,就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意图。

终于我到站了,下车之后上台阶,这个人马上冲了过来,扶着我说:你行动不便,又独自一人出门,我就一直跟着你,看你是否需要帮助。

我顿时又感动又惭愧,人家那么热心想帮我,我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上完楼梯,我说我的办公室就在前面,多谢他的帮忙,也请他有事的话尽管去忙自己的事。

他还不放心地说,不要紧,可以送我到办公室。

在我百般感谢并表示没有大碍之后,他才离开。(大家不要以为他是想追求我哦,他并未透露出这种意思,而且也没有问我电话号码。)

新年里那永生难忘的那10美元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虽然只是10美元,但每一次想起,都会让我感觉很温暖,也给了我一个帮助别人的美丽的理由。
那是多年前新年里的一天晚上。
朋友约好一起到新泽西州吃晚饭,当时正下着雪,他们开车到纽约接我不方便,从这个方向去的人只有我一个,没有顺风车,于是我打算乘火车前往。纽约的冬天,天黑得很早,5点已经全黑了。我换好衣服,也顺便换了一个包,先从皇后区坐地铁到曼哈顿转车。

快到曼哈顿时,我才突然发现,因为换包和衣服,除了地铁月卡外,我没有带一分钱,也没有带信用卡。天啦?怎么办?倒回去拿钱?已经离家远了,倒回去会耽误很多时间,朋友们都在等我。我很懊恼,拿不定主意。只好先到34街,Penn station 下车了。到底该怎么办呢?干脆不去了?总不能这样就打退堂鼓吧?这好像不是我的性格,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先在Penn station打电话给朋友,探听一下情况,如果可以推掉,就不去了,没好意思说钱的事情,他们在那边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他们会在那里的火车站接我,然后直接去吃饭的地方。还告诉我,我们要去的那家,主妇是西班牙裔,很热情,准备了很多海鲜和他们国家的特色菜,也邀请了不少人,就我一个中国人,所以一定要去。

高娓娓:美国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于是,没办法还是决定去。
剩下就是怎么坐火车的问题了。
怎么办?找人要钱?当叫花子?
这时,看到一家车站傍边的小卖部,收拾好心情,我郑重地向小卖部的小伙子说明了情况(嘿嘿,人就是这样,就是当叫花子也得体面一点)。看到我不像是乞讨的,小伙子说他身上没有现金,也不能拿店里的钱,于是叫来经理,一位印度中年妇女。她打量我一阵,我心里直打鼓,要知道,在美国的城市中,纽约本来就是比较另类的城市,人们普遍认为,纽约的人情味比其他城市都淡。
我发誓说第二天回来时一定还给她。也许这里是车站,她见多识广,这种情况见多了,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问我,你到底需要多少钱?我说不准,拿出那个地址给她看,她也不知道。我赶紧说可能几美元就够了吧。
她想了想,叫来她的另一个员工,俩人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嘀咕一阵,转过来跟我说,她有票,直接用她的就行了。
于是,她带我到了进站口,在警察的帮助下(在纽约用别人的月票是违法的),我进了站,特别感谢她,不是用轻描淡写的“thank you ”,而是用“appreciate”,尽管这张票价只有1.25美元。
车是到纽泽西的Path,记得朋友说的好像不是这个车,应该直接坐到纽泽西的火车,可是这时手机已经没讯号,打不通电话了。于是,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踏上了旅途。
火车上有一个亚裔女生,在国外很自然就会向自己的同类靠近,不知道她会不会中文,我们用英文聊天,她告诉我,可以坐这个车,可是要到我去的地方,还要转车才行。也就是说,我要再转两次车,而且要出站。
要出站,就意味着,我要另外买票,要另外买票就要花钱……偶的神啊!你在哪儿?
在那位好心的女生仔细地指点我在哪里下车,她还很不好意思地翻开钱包,证明她没有现金,否则她肯定给我。她下车时,我们挥手告别,互祝新年快乐。
我在那位华裔女生告诉我的那个地方等转车,转车不用花钱。可是想到还要转另外一条线才能到目的地,我眼都绿了,看见什么纸头都在想那是不是美元,钱啊钱……平常不觉得,几美元有什么了不起,现在才知道多么重要。

这时,一位看上去像南美洲来的西班牙籍妇女来到我面前,告诉我在哪里下车,再转车,她打开钱包,给了我10美元。

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因为我没有跟她说过话,也没有跟她要钱,真是感激万分,忙不迭地跟她要姓名、电话、地址,说一定会把钱还给她。
原来,她就坐在那位亚裔女生旁边,听到了我和那位亚裔女孩的对话。
她满面笑容,轻轻地说,不要客气,出门在外,总是会遇到困难。
彼时彼刻我的心情,不说你们也能知道。捏着10美元,我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祝福她新年快乐,本来还想说几句感谢的甜言蜜语,她匆匆忙忙走了。
我目送她出车站,心里是满满的感激和温暖,“世界是美好的”……

到了转车的那个车站,车票花了7.5美元,剩下的我还可以买一杯咖啡。坐在候车室,外面大雪,很冷,心里却是那么温暖。

高娓娓:美国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美国人经常说,“you make my day”, 意思是我一天都很开心,我想的却是“she makes my year”,在新年里,遇到她,让我一年都很愉快。

凭心而论,我从来不吝啬自己的爱心,在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我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在纽约的地铁里,有人在车厢来唱歌要钱,或者学生们来卖东西,每次我都会毫不犹豫给钱,感受那种因为别人的获益而享受着小小的幸福。

其实,很多时候不是钱的问题,是感动与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温情和信任。

可是,当面对不知根底的陌生人,会忍不住抛出那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去”的理论,用怀疑与猜测将些许的爱心紧紧包裹,殊不知,那坚硬的外壳伤害了多少像那时的我那样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如果,社会上多一些不防之人,或许,那些害人之心也会渐渐被纯净。果真如此,世间,该是多么温暖的一片天地。

微信里 扫一扫
高娓娓:美国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本文由【北美海客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高娓娓,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小编

关注北美生活网,即时收取北美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海外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